昔時因
 

  
  隨著天台山智光大師的現身,喬峰悲劇命運的帷幕終於正式揭起。誰也料想不到,身為丐幫幫主、領導丐幫及中原武林抗遼保宋的英雄領袖喬峰,居然是「契丹胡虜」!喬峰的身世真相一旦揭露,全冠清欲言又止的神態和丐幫長老集體叛亂的行為,就統統不足為奇了。

  有許多方法可以證明喬峰是契丹人,而作者選擇了「說故事」,因為這種方式最符合讀者的口味。故事由智光大師主講、趙錢孫幫腔、喬峰應答、其餘人眾捧場。三十年前,雁門關外亂石谷前那場驚心動魄、慘不忍睹的血戰,被講述得格外精彩。天不怕、地不怕的趙錢孫聽見譚婆提起那場惡戰時,居然驚駭得發足奔逃;萬事不縈於心的智光大師回思起這段往事之際,臉上也顯現出奇異的神色。

  智光大師述說「雁門關之役」時所流露的獨特情感態度值得注意,「對不住喬峰的父親母親」,正是這份情感態度的基調。喬峰之父一開始並未傷人,只是奪取敵人兵刃,待見不會武功的妻子死於非命,這才大開殺戒,但他仍然饒過了帶頭大哥及汪劍通幫主,並未趕盡殺絕。日後證實「契丹人意欲偷襲少林寺」的消息並不確切,大夥兒是受人之愚,但傳訊之人卻再也找尋不著。透過這些蛛絲馬跡,我們能夠猜想推斷,喬峰的父母親極可能是帶著他探訪親戚友朋,卻在道上遭遇了一場慘酷的無妄禍事。這個事件,不但徹底改變了那位契丹嬰兒的命運,且勢將再次改寫喬峰的人生。

  這般教人意外的變故驟然降臨,儘管喬峰再如何英勇威武,也是無能為力、百感交集,禁不住手足無措,可想而知,他心中肯定充滿了憤怒疑惑、鬱悶煎熬。然而,即使身處於如此痛苦的情緒之中,喬峰的理智與自控依然存在,明白自己沒有理由懷疑智光大師與趙錢孫,「鐵面判官」單正、「太行山沖霄洞」譚氏伉儷亦不會毫無來由地造謊誣陷,而徐長老更不可能心存傾覆丐幫之意。倘若這一切確是真實,那就意味著,是漢家武人殺死母親、迫使父親跳崖,更令自己三十年來不知身世,這是何等的深仇大恨?但是喬峰默默地獨自承受所有的悲憤與傷痛,不僅宣布退位、勸戒幫眾,並表示「有生之年,決不傷一條漢人的性命」。

  喬峰的身世之謎雖已徹底揭開,馬夫人卻猶未饜足。她自包袱中取出喬峰的摺扇,以此做為物證,進一步指控喬峰居心叵測,直指他為了掩沒實為契丹子裔的證據,下手殺害副幫主馬大元。這柄摺扇的出現,使杏子林中的這場風波鉅變,顯露出人為陷害的痕跡。

  段譽一登場,便遇上一個又一個的險局,幾乎沒有喘息放鬆的機會,不料壯志凌雲的喬峰亦是上場不久,就遭逢了這樣巨大的危厄。喬峰的心境,顯然比段譽更加鬱抑難抒,這正是本書最大的特點。從今而後,喬峰的生命產生了根本的轉變。漢人與契丹人相互敵對仇視,喬峰身為在漢人世界中成長的契丹人,該當如何自處?段譽經歷的幾個「七日之厄」,好歹都知道對手是誰、原因為何,而喬峰此刻所面臨的情況,則全然是一頭霧水(外加一頭汙水)。

  喬峰才被迫離開,西夏武士旋即到來,群龍無首的丐幫頓時陷入遭人欺辱而無法還手的窘境。作者似乎有意要丐幫出洋相、失面子,讓支持喬峰的讀者小出一口惡氣。

 

 

回評金庸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