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計悔多情
 

  
  這一回書相對較短,然而奇變陡生,一幕接著一幕,令人看得眼花撩亂、目不暇給,不僅閱讀時無暇細想,事後思之仍覺心驚。段譽一家兩代人好不容易回到家中,擺開酒菜宴席,四人同桌而食,氣氛歡樂融洽。孰料好景不長,未來的婆媳原來竟是生死對頭、一對小情人突然成了同胞兄妹!世事奇莫過於此,慘亦莫過於此。段譽與木婉清從相識到相戀,經歷了艱難卻自然的感情發展過程,豈知這段單純的男女情愛,居然演變成悲劇的引線。

  目前已出現的謎團和慘事,都有著相同的背景:木婉清師徒(其實是母女)的人生經歷與段正淳的始亂終棄有關;鍾萬仇對段家的仇恨怨憤亦與段正淳的貪花好色有關;刀白鳳的離家出走更與段正淳的四處留情有關。沒想到段正淳的風流情孽,在段譽身上產生了這樣殘酷的報應。佛家所言「情欲即是冤孽」及「善有善報,惡有惡報」之說,在這裡得到了初步驗證。故事發展至此,頭一次切近了《天龍八部》的主題──「非人」的困厄,源於「人欲」本身。本回回目〈無計悔多情〉,與其說是木婉清,不如說是指她的父親段正淳。

  刀白鳳、秦紅棉、甘寶寶三人在鎮南王府中的出現、退場極富戲劇性。在戲劇化的場景中,人人皆展露出自身獨特的性格,而段正淳的表現尤為突出。此人風流放蕩,但卻不是卑鄙無恥,他的形象被刻劃得唯妙唯肖,與上述三位女性的複雜情感糾葛亦描寫得毫不紊亂。小說情節的發展與收束絲絲入扣、得心應手;場景轉換及視角變化也十分自然、扣人心弦。從鎮南王府到荒郊野地、從人際衝突到木婉清內心的掙扎煎熬,在在都寫得人境合一、萬分出色。最難得的是,在緊張激烈的矛盾與爭執中,作者仍因人制宜、寫出奇趣。「馬王神」鍾萬仇在王府裡的表現,既讓人驚奇同情,又使人哭笑不得。

  名聞已久的「天下第一惡人」段延慶,在江河邊上以神秘奇異、出人意表的方式登場亮相。他一現身,不只立即顯露出與葉二娘、岳老三、雲中鶴三人截然不同的身分及性情,而且令人感受到,他絕非僅為鍾萬仇助拳而來。由他誘騙木婉清之事可以得知,萬劫谷中的一切,恐怕皆出自此人的策劃和導演。另一方面,段延慶奇詭的傷殘形象,以及他的「我不是人,我也不是我,這世界上沒有我了」的特異言說,無不暗中揭示此人的生命歷程、個性心境全在「人與非人」之間。這是《天龍八部》中的一個典型形象。

  段譽這位書呆王子,在本回中遭遇了第三次「七日之厄」。這一次的困厄,顯然較前兩回更加凶險,不僅被困石屋、被迫服藥,甚至必須面對「兄妹亂倫」的危險。一邊是青春生命的本能、兩情相悅的愛意、被春藥催發且幾乎無法克制的情欲;一邊是手足亂倫的恐懼、家族的名聲榮譽、個人道德意志及人格尊嚴的堅持。段譽能否經受這種非常的考驗歷練,成了巨大的懸念。

  第一回至本回(第七回)以段譽的三次「七日之厄」環環相扣,且一環比一環更龐雜危急,此回開始的第三環尤其讓人揪心,因為這次的危機不僅和段譽本人有關,更與他的家族有莫大的關聯。


 

 

回評金庸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