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準雙魚張無忌

標準雙魚張無忌
太陽:雙子座 月亮:雙魚座
 

  張無忌有許多標準的雙魚現象,刻化的十分入髓,帶有許多真實性。筆者曾推敲此人物可能與金庸自身有高度相關,果不其然,金庸認為自己的性格最像張無忌,恰巧符合占星術所反映的事實。

  張無忌從小在與世隔絕的冰火島住了十年,所感受的盡是義父和父母滿滿的慈愛關懷,早期的家庭教育對形成他雙魚性格起了關鍵的作用。不料回到中原,便遭遇了許多重大變故,其悲慘程度遠超過一個人可以想像:父母張翠山夫婦雙雙被人逼死,自己又中了藥石難解的玄冥掌寒毒,帶著絕症四處飄零,被何太沖夫婦、朱長齡父女騙得死去活來,一條小命如同狂浪中的小舟,隨時有滅頂的危險。所幸最後否極泰來,讓他在一處洞天習得九陽神功,這些經歷可歸於雙魚特有的奇緣巧遇。

  張無忌自己承認:「從小為了太過輕信,不知吃過多少苦頭。」雙魚者頭腦迷糊,不懂得記取教訓,無論別人如何加害,也不會存有報復的念頭,而對他有恩之人,則時時耿耿於懷。例如周芷若在舟中餵飯的恩情,他始終沒有忘記過,但周女種種負他的事蹟,他卻一點也不放在心上;朱長齡、何太沖、滅絕師太、鶴筆翁等凶神惡煞之輩讓他吃足苦頭,他仍以德報怨,數度施予援手,雙魚的慈悲寬容,真是其他星座所望塵莫及。

  雙魚者有醫療性,善於照顧他人,對於自己的至親好友更是照顧有加。他對父母、對張三丰與武當六俠的親情讓人感到溫暖,而對義父謝遜的愛,更可以在與周芷若成親過程中斷然離去,甚而動用明教全教菁英齊赴少林解救,父子間的溫情令人動容。在蝶谷中不但用醫術救了不少人,接著更千里迢迢,經歷豺狼惡虎的環境,保護楊不悔萬里尋父;更匪夷所思的是,面對面惡心醜的殷離(蛛兒),只是出於保護弱小的心態,竟一口答應娶她為妻,如是作為可謂行俠仗義的最高境界。許多英雄豪傑可輕易做到慷慨赴義,但說到要託付終身,恐怕除了張無忌全都要打退堂鼓。

  雙魚被認為與耶穌基督相關,是救世主的星座,因此張無忌將保護弱小的心態擴充之,成為解救江湖眾生的明教教主。明教原屬波斯宗教組織,其教義由幾句教徒臨死前誦唸的經文顯露無遺:「熊熊聖火,焚我殘軀,生亦何歡,死亦何苦?憐我世人,憂患實多。」雙魚人當上教主可謂天命所歸,而張無忌的俠義心也帶有幾分宗教慈悲的色彩:「不戰而屈人之兵。」如他硬生生地挨了滅絕師太致命的三掌,以得饒人處且饒人的方式擋下了六大派對明教的屠戮,彷彿是在為明教背負著十字架,以自己的鮮血為明教眾人請命贖罪。

  可惜明教終究不能避免演變成政治組織的命運,政治組織並非雙魚的舞台,雙魚只能作為宗教領袖,政治領袖所需的主見與城府謀略都是雙魚者所欠缺的。因此,張無忌最後被騙隱退,倒也符合雙魚歸隱自在的心願。

  很多人會好奇,為何張無忌這麼有女人緣?其實答案非常簡單。雙魚座的人可以體會別人的痛苦,也願意幫助別人解決這些痛苦,而且他們不會存有壞心眼,不會因瞭解別人性格上的弱點來利用或控制別人,而女性是社會上的弱勢族群,心理容易產生不安全感,正需要安全可靠的人來幫她們分擔心中的痛苦,所以雙魚的心理治療師氣質便散發出一股特殊的魅力,致使張無忌身邊不乏紅粉知己。

  弔詭的是,張無忌又被台灣民眾票選為最令人討厭的男子首位,尤以女性投票的人數為眾,顯示台灣女性厭惡用情不專、無男子氣概的男人;但事實上,若同時有各種美女環繞在旁,恐怕沒有一個男人不會像段正淳一樣大享齊人之福,張無忌就是太過老實厚道,所以才顯得三心二意、優柔寡斷。張無忌的被排斥,或許是因為可愛之人必有可恨之處的心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