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猴急毀牆」的魔羯慕容復
魔羯座

 

  金庸筆下瀟灑帥氣的公子哥兒似乎都不怎麼討人喜歡,從陳家洛、慕容復到林平之、鄭克塽等人,每一個都是成事不足、敗事有餘的阿斗兄,其中又以慕容復的下場最為狼狽。

  慕容復在江湖中跟喬峰有著同等的聲譽,所謂「北喬峰,南慕容」,但實際一出場後,就暴露出慕容復的武功與人品原來是金玉其外、敗絮其內。武林中人會如此讚譽,大概是其父慕容博的武藝精嫻,加上人們對於美麗俊俏的人喜歡投射的緣故。但如此一來,卻害了慕容復產生虛假的自傲與自信,尤其他又以帝王之後自居,深信自己有復興大燕的能耐,卻沒想到自己連漢人文字都不懂,武學造詣不如表妹王語嫣,機心謀略不及鳩摩智,氣度胸襟遠遜於段譽,種種的天賦才能都指向他是一位天生的阿斗。

  或許慕容復下意識裡知道自己有幾兩重,所以他實現理想的手段都採取走偏門捷徑的方式,希望能夠混水摸魚,一步登天。一開始便參加珍瓏棋局的挑戰,結果不幸慘敗,差點自刎了帳;後來介入靈鷲宮的叛亂,趁火打劫無非是圖個武林盟主,結果還是不行;接下來應徵西夏駙馬欲靠裙帶關係,卻又被虛竹搶先一步。虛竹福緣深厚,佔盡天機,屢屢壞了他的如意算盤,可見人有千算,天有一算,精心的設計規劃始終敗給一個傻不楞登的小和尚,難怪慕容復要為之氣結。

  對雄圖霸業有興趣的人,必屬事業宮的魔羯座無疑。魔羯人重功利而輕情愛,所以他對美人王語嫣的深情始終視而不見,也可以為了復國大業不擇手段,其惡行包括殺害段正淳一干情婦、投靠「惡貫滿盈」段延慶、殺害忠心下屬包不同;相較於岳不群狗急跳牆的惡行,慕容復應屬「猴急毀牆」,一個大家都看得出是不忠不孝、不仁不義的人,注定是要眾叛親離、一敗塗地。

  慕容復所表現出來的魔羯式冷酷,跟他遠大的魔羯理想一樣令人難以想像,真正的雄圖霸業,只能像魔羯一樣一步一步地來,操之過急,便會演變成魔羯的心理憂鬱症,所以慕容復到最後應該是抑鬱而終,而不是發生精神分裂的現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