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歡當老大的任我行

上升:白羊座 其他:天蠍、寶瓶、獅子
 

  這個名字一聽便知道是白羊座的:只要我喜歡,沒有人可以阻止我!

  在筆者看來,任我行才算得上一個真正的大惡人。書中其他惡人如左冷禪、余滄海之所以殘酷殺戮,岳不群之所以要裝成一個偽君子,完全是因為他們的聰明才智和本事不夠大,才會去做些偷偷摸摸、兇殘狠毒的事。任我行文才武略,足智多謀,自信不須用這些下三濫的手段,正大光明地去幹就可以了。一個人的兇惡程度,端視其聰明才智的深淺。

  任我行是個天生的領導人物,除了他的名字所顯示的本性──上升星座在白羊座,其他行星必座落在幾個富有領導才能的星座,分別是天蠍、寶瓶和獅子。

  天蠍能量反映在他洞澈人事,完全明瞭一個人的心性和本事。例如他有先見之明地說出岳不群是偽君子、岳夫人是位女中豪傑;再如對三個半佩服和不佩服之人的評述,以及對梅莊四友能耐的了解,一絲一毫都沒有誤差。天蠍者在逆境中更能求取上進:在湖底黑牢十二年,受盡折磨,任我行未曾灰心喪志,反而愈挫愈勇。這些通常與苦命悲情的天蠍脫離不了關係。

  寶瓶能量反映在他多才多藝,十八般武藝樣樣俱全。既通劍法,也能自創吸星大法,兼且善於謀略,一瞬間便有七八個點子在腦中轉過,並迅速解決東方不敗而復位,隨即對中原武林造成極大威脅,頗有天王星象徵社會劇烈動盪的意味。

  獅子能量則反映在他身上的王者氣派。任我行逃出黑獄後,日月教眾很快地便歸降臣服於他,魔教的氣勢和聲威也迅速地振作起來,處心積慮,整兵磨槍,無非是想要一統武林。任我行是一個自視極高的自我主義者,此為獅子座者豪邁狂野、喜歡當老大的心態。

  上升在白羊,獅子寶瓶天蠍三個宮位行星的分佈剛好形成一個三刑會衝(T-square),此格局的頂點位於第八宮天蠍死亡宮,所謂過剛易折,樂極生悲,因此任我行用盡心力,卻在聲望最盛之時突然猝逝,正是這種相位最準確的寫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