射•鵰•英•雄•傳

 

  中國的傳統文化,在唐宋之後逐漸形成儒道釋三家鼎立的局面;如果仔細觀察中國幾千年的歷史,可以發現一個秘密:每個朝代在其鼎盛的時候,政事的治理其實都是「內用黃老,外示儒術」,也就是說,外在宣傳標榜的是孔孟思想儒家文化,內在實際的領導思想,卻是黃老的道家之學。

  由此觀之於《射鵰英雄傳》的故事亦是如此。《射鵰》一書中,最具影響力的全是道家人物,如「九陰真經」的作者黃裳、中神通王重陽、老頑童周伯通與全真七子,這些人皆是典型的道家人物。

  黃裳,字元吉,在清道光咸豐年間出現過,是一位來歷不明神秘莫測的仙人,突然在西蜀出現,並在西蜀開堂授課傳授丹訣。雖然他的來歷不明,仍有不少人跟他學習,從他諄諄囑咐弟子們要用功的情況來看,弟子們多半偷懶胡混,後來當他覺得教的差不多了,就解館與學生訣別,在眾目睽睽之下,白日飛昇而去;金庸大概取其高深莫測、無師自通的特質,設計讓黃裳創造出一本武林人士都欲爭奪修練的武學密笈──《九陰真經》。

  《九陰真經》有濃烈的道家修持色彩,「九」字代表達到極至(一到九以九為盡頭極數,十之後又代表從零開始),回歸到先天的太極;「陰」字乃道家尚陰的象徵。中國道家強調要修練人體內的陰陽水火,也就是修行界最注重的「性」「命」之說。精神理念的形而上層次屬陽,乃佛家修心所著重的層面,故佛法以明心見性為首要;身心氣脈的形而下層次屬陰,是道家念茲在茲的法門,以形而下作為基礎去體悟形而上的大道。而《九陰真經》分成上下兩部──內功心法與技巧功夫──其實也有同等的意涵,強調道家內修外鑠的修練特色。

  中神通王重陽,眼見眾武林豪傑為爭奪《九陰真經》而興起江湖一番腥風血雨,於心不忍,遂挺身而出參與「華山論劍」,一番苦戰後奪得《九陰真經》,成為「武功天下第一」。不過,王重陽奪經的真正動機,乃出於無私無我的慈悲心腸,旨在平息一場武林風波與浩劫,所以於真經內的武功並不練習,也嚴禁門徒與師弟周伯通的染指,這種大道無私的境界,頗有老子道德經的意旨:「萬物作焉而不辭,生而不有,為而不恃,功成而弗居。」「功成、名遂、身退」同樣是道家精神的展現。

  如果說王重陽象徵的是「功成不居」的老子,那麼老頑童周伯通便是快樂逍遙的莊子了!兩人有許多雷同之處,最相似的都視儒家人倫為無物:例如他硬逼比自己輩份低兩輩的郭靖與他義結金蘭;不知男女避諱而與劉貴妃瑛姑發生一段風流情事。莊子之妻去世後,莊子可以鼓盆歌唱,同樣周伯通也在桃花島誠心恭喜黃藥師老婆早死,因而被氣極的黃藥師關在桃花島十五年。有趣的是,在囚禁期間居然讓他練成了武功絕學──雙手互搏與空明拳,內容又都是莊子所倡言的空無妙用。周伯通順從自然的天性,堪破生死功名、人倫價值,使得他宛如一位自由王國的神仙中人,是道家活潑清靈的另一面展現,是以他年逾百歲而有白髮轉黑、長生不老的形象。

  中國傳統文化是廣博精深的人類文明寶藏,而以儒家這較為淺明易懂的包裝流傳於一般百姓當中,郭靖的質樸鄉氣,即是這種平民化精神的典型代表。在這個看似平淡無味的儒家人物當中,讀者們體會到了道家學術的莫測高深,佛家無緣大慈、同體大悲的大願,是以郭靖用捨我其誰的氣魄、知其不可為而為之的信念,肩負起國家人類的重責大任,而在他鞠躬盡瘁、死而後已的同時,也將儒道釋的精神注入了人們的內心深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