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悲無為一燈大師

雙魚座
 

  段智興是位宗教大師,所以是雙魚座者。

  雙魚人物在金庸小說裡多如過江之鯽,可約略分成三類:第一類屬慈悲無為型,通常如同宗教聖人,大慈大悲,懷著一副解救天下蒼生的心腸,如一燈大師、張無忌等;第二類屬飄萍無奈型,生命就像無根的浮萍,身不由己四處飄浮,飽受命運之神的捉弄,如石破天、狄雲、虛竹等;第三類屬閒閒無聊型,整天吃飽閒閒沒事做,上焉者在藝術、美人的天地游來游去,如段譽者流,下焉者則不免沈迷於情色或酒精毒品,像一團爛泥。之所以有這三種雙魚,跟星圖中第十二宮或雙魚座行星相位有關。

  有一位叫克里虛那穆提的傳道家說,一切重覆機械性的宗教靜坐唸誦等行為,會使腦筋呆滯、頭殼秀逗,因為一成不變的行為會導致心靈昏睡,逐漸失去清醒覺照的能力。在一燈大師身上似乎亦可發現這種跡象。

  從一燈處理瑛姑、慈恩(裘千仞)等人的事情即可得知,一燈慈悲有餘,但智慧太遜。瑛姑喪子之事,平心而言,其罪惡並無大到要讓自己去給瑛姑挨一刀,就算結束了他的性命,難道就能撫平瑛姑心中的傷痕嗎?瑛姑心中所需要的是愛抑或仇恨?因此,犧牲自己根本就是毫無意義的行為,如果真想要彌補些什麼,應該馬上去尋訪周伯通,用愛來化解瑛姑心中的仇怨才是。

  在渡化慈恩的時候,又犯了更為嚴重的錯誤,竟然認為自己打不還手就能遏止慈恩的心魔,到後來還是得楊過出手,事情才得以平息。渡化不能只一味地菩薩低眉,偶爾也該隨機教化,甚至不惜以怒目金剛的形象示現;就好比一味地施行「愛的教育」,卻讓子女日後無法在現實社會中生存下去。

  總之,不管做什麼事,如果不用理性智慧去觀照,只是讓自己自討苦吃、徒然受罪而已。不過,書中這個出家人的角色主要是在傳達「寬恕之道」,本文如此批評,僅是站在修行者的角度,相較於其他自行其是的人物,一燈大師的品行仍是高明太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