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照、馬家輝、胡洪俠,這三個出生於1963年的「前五十」同齡近老男人,在《忽然,懂了:對照記@1963Ⅱ》「對照」兩岸三地五十年來相同又相異的主題詞,書寫自己人生路上的點滴回憶,除了懷舊,也藉此梳理自己的前半生,更譜出兩岸三地華人的共同記憶!


本次的金迷聊聊天,讓大家看看這三位怎麼寫他們記憶中的「金庸」,第一棒就從「人不親土親」的台灣楊照開始吧∼!

 

 
《小白龍》其實不是《小白龍》 │楊照

討論校刊編輯分工的會議上,一位高二學長突然裝模作樣地說:「我的肩膀窄窄,擔不了太大責任。」一時間,好幾個人一起爆出了笑聲。我們幾個列席旁聽的高一社員彼此面面相覷,沒人知道他們在笑什麼。

會後,另一位好心的高二學長跟我們解釋,那句話來自他們幾個人最近傳流在讀的小說,叫做《小白龍》,那是一本「最好看也最好笑的武俠小說」。他接著加了一個莫名其妙的尾巴:「不過《小白龍》其實不是《小白龍》,以後你們就會知道。」


這說的是什麼啊?我們聽不懂,不過卻很有默契地沒向學長追問。我們已經很明瞭這樣的遊戲規則了,當學長的,逮住機會總要炫耀一下他們知道很多我們不知道的事。你好奇地問他,他就得意了,他就愈是要享受這種炫耀的樂趣,擺出一副嘲笑學弟無知的態度,愈是不告訴你答案。


別問,寧可疑惑也不想讓他太得意。


那幾天,我們跑遍了南海路、牯嶺街、南昌路的書攤,找《小白龍》。找到了,而且還找到了兩種《小白龍》。一種是舊版的,三十二開小字排得密密麻麻,每本只有八十頁左右,全書分裝成二十冊。另一種是新版,二十五開本,每本超過四百頁,一共有六冊。有趣的是,兩種版本上,作者名字不一樣,舊版是「飄風」,新版則是「司馬翎」。


「飄風」一看就是個隨便亂取,不可靠的名字;「司馬翎」卻是個成名的武俠大家,我讀過他的《斷腸鏢》、《聖劍飛霜》,還滿喜歡的,尤其喜歡《劍海鷹揚》。因此看起來應該是:司馬翎寫的《小白龍》,被不肖出版商盜印了,盜版給改了作者名字。


雖然如此理解,不過我們畢竟還是買了認定為盜版的二十冊舊版本。不只是這個版本便宜得多,更重要的,四個人湊零用錢買書,一定要輪流看,二十冊本要比六冊本容易安排。


經過猜拳,我分到了從第二冊看起。一打開來就是韋小寶偷點心吃,遇見了「小玄子」的那一段。接下來海老公出現,然後揭曉了「小玄子」竟然是康熙皇帝,看到午夜時分,第二冊結束在海老公和太后的生死決鬥。


第二天進了校刊社,我迫不及待地對死黨們宣告我的重大發現。第一,《小白龍》的確是精彩絕倫的好武俠。第二,《小白龍》絕對不是司馬翎寫的。喔,我的說法是:司馬翎絕對寫不出《小白龍》來!


第一條大發現,沒有人有異議。第二條大發現卻馬上引來不滿。一個死黨提醒我:我怎麼率爾推翻了昨天才得到的結論,如果《小白龍》不是司馬翎寫的,那難道是那個莫名其妙沒人聽過的「飄風」寫的麼?另一個死黨明顯受不了我說那話時,斬釘截鐵的口氣,他語帶嘲諷地說:「你問過司馬翎了?跟他很熟啊?」


我回他:「是滿熟的,對他的小說很熟!《劍海鷹揚》我讀了兩遍,他的情節文字我記得很清楚,不可能,《小白龍》比《劍海鷹揚》好太多了。尤其是韋小寶信口胡說的機智,真的不是司馬翎寫得出來的!」


我們愈爭愈大聲,將高二學長們吸引過來了。上次故弄玄虛吊我們胃口的那個學長忍不住插嘴了:「就告訴你們《小白龍》不是《小白龍》嘛!既然《小白龍》不是《小白龍》,那司馬翎也就不是司馬翎了,這麼簡單的事都搞不懂?」

司馬翎不是司馬翎,司馬翎其實是金庸。高二學長們七嘴八舌爭著告訴我們這個祕密。金庸在香港寫武俠小說,他的立場「親共」,他有一本小說叫做《射鵰英雄傳》,前面開頭就引用毛澤東的詩,明顯告訴人家這本小說中的「英雄」說的就是毛澤東,把毛澤東寫成大英雄,在台灣當然是禁書啊!不只《射鵰英雄傳》禁了,金庸所有的書統統都禁了,進來台灣,只能改換書名、作者名。《小白龍》原本的書名是《鹿鼎記》。

原來如此。這是我第一次聽到金庸的名字。一個神祕、禁忌,圍繞著一些不知是真是假訊息的名字。我想到一件事,急忙對高二學長們發問:「那《小白龍》,不,《鹿鼎記》,也和毛澤東有關係嗎?」他們不意有此一問,彼此對看看了,給了還是故弄玄虛的答案:「也許有,也可能沒有,你們不會自己去看嗎?」

回金迷聊聊天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