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馬上的惆悵情歌
童言/91年8月14日
 

  金老的武俠小說多半氣勢恢弘、磅礡大度,難得有幾篇小巧優美的作品傳世。而在這些短篇之中,最引人惆悵、惹人憐惜的,應該就是帶著淡淡哀傷的《白馬嘯西風》吧!

  《白馬嘯西風》篇幅不長,卻能寫盡武俠小說中各種情感的元素:李三與上官虹的死生與共;蘇普與李文秀的兩小無猜;李文秀對計老人的孺慕之心;計老人對李文秀的由憐生愛;阿曼與蘇普的兩情繾綣;瓦爾拉齊對雅麗仙的由愛生恨;馬家駿與華輝間的恩仇交織;以及通篇最讓人不捨得的──李文秀的求不得苦。一般武俠小說著墨較多的國仇家恨、快意恩仇、互信互賴、冒險犯難等情節,在《白馬嘯西風》中反而顯得雲淡風輕。穿透在字裡行間的主線,是溫柔的女兒心事,是一股輕微的哀傷與喜悅。

  市面上的武俠小說多半以男性為故事主體,主角人物往往也都能獲得情感上的美好依歸。《白馬嘯西風》不同於流俗的,就在於它是以女性為敘述主角,讀來格外纖細感人。一句句獨白,都如天鈴鳥的夜間低語,既甜蜜又哀傷,而那種無法讓喜歡的人也對自己說喜歡的無力感,讓這首情歌變得落寞動人。

  想像李文秀告別了熟悉的生活環境,告別了蘇普與阿曼這對愛侶後,細瘦身子騎著老邁白馬,略帶倔強驕傲的神情,大漠風沙裡沈默地踽踽獨行。風吹後,再也見不著來時的足跡。只有夜間低垂的星子偶然聽見她動人的歌聲,見證這一段故事。若是沙漠中其他旅人聽見了,應當會忍不住想與她同行一段吧!

  能在薄薄書頁裡,寫入種種細密綿長的思緒,端賴金老的洗練妙筆,讓這部小說讀來有詩一般的況味、歌一般的餘韻,說它是一首草原上傳唱的惆悵情歌絕不為過。持卷閱讀的同時,我聽見她如泣如訴的餘音。

  略感不足的是,忍不住想問問金老,隨著李文秀策馬入關,不知道她那動人的歌喉,會不會在花紅柳綠的江南,唱出悠揚甜美的新曲?不知道江南的柳枝,是否已抽出了新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