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蓉沒有錯教楊過
黃素惠/91年6月12日
 

  「大學生擔任黑道幫派首領」、「大專女生當老鴇」、「大學生上網援交」……,似乎每一次有大專生行為偏差觸法,就被媒體大肆報導,成為高知識與低道德強烈對比的諷刺。

  我想起在《神鵰俠侶》中,楊過初見郭靖夫妻,因為黃蓉對楊過忌心頗強,堅持不傳授楊過武功,只以《論語》、《孟子》相授。黃蓉所持理由,雖然是自私的害怕楊過恐如楊康習武禍人,因而「不如讓他學文,習了聖賢之說,於己於人都有好處。」然而,讀者或許以人廢言,認為黃蓉存心不良,幾乎誤了一代大俠;我卻覺得黃蓉的一念之間,造就了一代大俠。

  且不論武功高低,單看郭靖嫡傳弟子武敦儒、武修文兩人匹夫之勇的處事態度,以及黃蓉一手調教出的郭芙驕縱無知的作為,就讓人不敢恭維。反而在楊過身上,我們見到了儒家的美德:一馬當先,飛石擊殺蒙哥,是楊過對國家的「忠」;以俠義之舉補父之過,並重為立碑,是楊過對楊康的「孝」;知情花害人,雖自己劇毒在身仍努力除之,是楊過的「仁」;在華山之巔,護持睡眠中的洪七公三日,使藏邊五醜不能欺,是楊過的「義」;對小龍女、程英、陸無雙等女子以禮相待,即使為裸胸的陸無雙接骨亦閉目而為,是楊過的「禮」;為化解武氏兄弟不睦,以與郭芙的婚約騙之,使武氏一家和樂,是楊過的「智」;即便郭襄只是小女孩,仍守其金針之誓、生日之約,是楊過的「信」。

  有了如此多的美德,即使楊過沒有高強武功修為可以成為「神鵰大俠」,起碼也是個俯仰無愧的俠士了。而這些美德,我相信楊過從小就已默熟,經慧黠黃蓉解釋過的《論語》、《孟子》,必然在潛移默化中導正了不少楊過的思維與行為。

  有趣的是,第二次華山論劍,黃蓉送了個「西狂」之名給楊過。而所謂「狂」者,正是孔子所欣賞的「進取」之人(論語:「狂者進取,狷者有所不為。」)。此一稱號,豈不是黃蓉有意以孔子之言讚美楊過?

  這些年來,因為社會道德的淪喪,各地發起學童「讀經」的風氣日盛,開智慧、長知識,也許都是美好的理想,但重新把道德觀注入下一代的生活中,可能才是發起「讀經」最基本的目的吧!而我相信,不管黃蓉有心或無意,正是黃蓉讓幼年楊過讀經,方成就了一代「神鵰大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