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山派得了失憶症?
黃瓊儀/91年4月17日
 

  令狐沖踏上思過崖之後,先發現了五嶽劍派失傳的劍法及破解之道,後受風清揚的調教,對於劍道豁然開朗,只求行雲流水。令狐沖或使獨狐九劍、或使石洞劍招(包括華山劍法),但岳不群夫婦幾次觀令狐沖使劍,卻沒看出來是何門何派的?

  比之其他各派,令狐沖教恆山弟子秘洞劍法,或是併派大會比劍奪帥之時,人家都是一見便知是自己本派的失傳劍法,相形之下,岳不群夫婦的眼睛似乎特別拙。令狐沖雖使獨狐九劍,然而千百招之中總會用上華山本門劍招,這也是岳不群認為自己責無旁貸要除掉令狐沖的原因。既然如此,岳不群對令狐沖所使劍法瞠目不識,可真是說不過去!

  眼拙的人何止岳不群夫婦呢?來找岳不群麻煩的劍宗皆是高手,但劍宗後人與令狐沖交手不下千百招,竟然也沒看出令狐沖已得劍宗師承,豈不可笑?氣宗致力遺忘風清揚、不願承認獨孤九劍的存在,或許情有可原;但風清揚只比不字輩的人高一輩,這些徒輩卻連風清揚的用劍之道都不識;當劍宗出招處處被令狐沖搶了機先,難道就沒料到這會是料敵機先的獨孤九劍、進而揣想到令狐沖可能的師承?

  藥王廟戰敗後,封不平問令狐沖的劍法是哪一位高人傳授,已擺明了劍宗其實並不識風清揚的劍法。比起沖虛道長一眼便識出了令狐沖的師承,劍宗的殘餘勢力雖是一流高手,卻連本門劍法、要旨和風清揚的拿手絕活是一見三不知;連田伯光都知道風清揚在當年華山「鬧瘟疫」時人不在華山,劍宗自己卻不知道風清揚未必不在人世。可見華山派對風清揚其人其劍的認識與記憶確實「有詭」。

  然而,岳不群是真的沒有眼光嗎?當令狐沖以劍鞘擋住「無雙無對,寧氏一劍」時,岳不群一眼便知此舉有劍宗遺意,乃是誤入魔道(劍宗),可見其眼力並不差。既然岳不群已在令狐沖的劍招上看到劍宗的影子了,卻沒想到可能是劍宗好手傳劍,實在蹊蹺;同樣的,當旁人一說「劍宗的人內力強,氣宗的徒兒卻劍法高」,是不是也該想到令狐沖的用劍方式頗類劍宗呢?

  與其要說這是一種「驀然回首,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的心態,致使劍氣二宗都沒想到風清揚就在思過崖,還不如說,華山派的不字輩得了失憶症──選擇性的記憶、選擇性的遺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