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星、月亮、太陽
廖文綺/91年4月3日
 

  《天龍八部》一書,對人性有著極精采且深入的刻劃。像是慕容復的野心、段正淳的風流、丁春秋的邪門、小阿紫的毒辣……等等,無一不是生動鮮明,躍然紙上。然而在諸多形形色色的人物當中,猶能大放異彩、令讀者銘心難忘的,惟有喬峰跟段譽這兩位與眾不同的主人翁。

  喬峰是位英雄豪傑,也是個悲劇人物。他原本是個領袖群豪、叱吒風雲的丐幫幫主,因遭奸人構陷及種種誤會,成了武林人士所痛恨不齒的惡徒,導致日後為救素無瓜葛的阿朱,浴血奮戰聚賢莊群雄,造成無數死傷。

  然而「塞翁失馬,焉知非福」,因為這一場戰役,使得阿朱從此傾心依戀喬峰,甚至互許盟約,託付終生。對喬峰而言,能有阿朱這樣秀外慧中的妻子,當真是此生已矣,夫復何求?無奈,因報仇心切,誤信馬夫人之言,竟錯把岳父當仇人。於是在大雷雨夜,青石橋上,一場陰錯陽差的誤會,喬峰永遠失去了畢生至愛──阿朱。這是他一生最大的痛楚,亦是讓許多讀者熱淚盈眶的一幕。

  喬峰的命運如此坎坷顛簸,令人不勝欷歔!卻也因為這多番浮沉的際遇,使得他在全書中如太陽般光燄萬丈,無人能掩奪其輝。當他在雁門關前引劍自絕之時,相信許多讀者也跟我同樣有著日薄西山之憾恨。至今想來,仍為這位俠骨柔情的大英雄感傷無限。

  迥異於喬峰,段譽是個身分尊貴的大理世子,也是個稟性溫和的雅士文人。他愛詩文、愛佛學、愛花草山水、尤愛美人姿態,卻非同世俗男子對美色覬覦的淫邪慾念,純粹是以愛花之心愛美人,呵護憐惜,倍有深情,重自然典雅之美,更重視人格操守的修養。

  段譽不只有文人之韻致,亦有俠士之義膽。在少室山,適逢結拜大哥喬峰遇險,儘管武功不濟,仍然義無反顧,鼎力相助,無所畏懼,這正是他有別於一般儒士之處。

  由此觀之,在刀光劍影的武林中,慈悲為懷的段譽儼然是位濁世佳公子。他所散發的是黑夜中的柔和月光,雖不似太陽那樣芒刺耀眼,卻帶給讀者另一種溫良舒緩的體會,正如同他給我的感覺一樣。

  至於其他配角,就不及喬、段的日月之輝,莫約是一、二等星的光華;而我們一般凡夫俗子,當然又更次一等。或許正是因為自身不夠出色耀眼吧,有些人便會因此而妄自菲薄,或是一味羨慕別人;尤甚者,以標新立異為高,矯飾造作求名,只為能在團體中凸顯個人風格,其實這種作法不過是教人更加反感罷了!

  須要明白,廣大的夜空若是缺少星斗的點綴,也是索然無味、冷清至極。唯有日、月、星,三者俱備,方能臻至完美。《天龍八部》如此,大千世界亦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