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敏敏特穆爾
詹子慧/91年3月27日
 

  欣賞一個女人,絕不容忽視她的美。金庸用「燦若玫瑰」概括描述趙敏的美,不單是讚揚她的艷光,更暗喻她玫瑰般的宿命。

  趙敏原名敏敏特穆爾,皇帝賜封為紹敏郡主,父親是元朝掌管兵馬大權的汝陽王,金枝玉葉的背景是玫瑰的高不可攀,宛若天之驕女的身分,讓她的美與眾不同。放眼金庸筆下,佳麗美人所在多有,名媛閨秀不勝其數,但嫵媚中能英挺秀拔,熱情中有幾分瀟灑,唯趙敏能剛柔並貌,不落俗套。

  凡人總有缺點弱點,我愛趙敏不因她的完美,反之,正因她能坦然面對不完美。「心狠手辣」是趙敏另一個標籤,無論有任何理由和藉口,都無法抹滅這個連她都不否認的事實。不管別人怎麼咒罵她,甚至以「小妖女」、「女魔頭」稱呼她,她不曾為自己開脫辯解。

  「敢言」是趙敏與眾不同的現代人特質。她遺傳蒙古血統的豪爽乾脆,與溫柔靦腆的漢族女子大異其趣。有別於南方姑娘的婉轉矜持,咱們北方郡主娘娘可是熱情奔放,「愛在心裡口常開」的豪放女。

  趙敏舌燦蓮花,能言善辯,但她有個原則──「不在背後說人壞話」。這點在周芷若嫁禍於她的整個過程中表現得最好。被自己心上人誤會是多麼悲哀的事!趙敏自知沒有證據,無法博取張無忌的信任,加上當時張無忌和周芷若的交情,張無忌根本不會相信周芷若是殺人兇手。所以,當張無忌逼問趙敏是否殺害殷離時,趙敏不肯說,她堅持要與周芷若當面對質。她告訴張無忌:「我不敢在背後說人壞話,但當面卻必須說個明白,請帶我去見周姑娘吧!」

  遇事冷靜果斷、意志堅定的趙敏,原本是個優秀的軍事謀略家,可惜她放棄霸業,跟隨張無忌退隱江湖,也不做那勞什子郡主,富貴可以不要,但情郎卻是跟定了。我在趙敏身上看到了一個積極自主、坦率瀟灑又熱情如火的新女性,她坦白真誠、敢愛敢恨,更是值得習慣帶著面具的現代人省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