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處處不執著
林保全/90年8月22日
 

  如果說《天龍八部》是一部充滿佛家內涵小說的話,其中「破執觀念」就是金庸所大力揭示的主題。其實,先不論書中人物為何,光就現實人生來看,何嘗不是各有所執呢?舉凡求愛的情執、沉浮宦海的官執、追求物欲的物執,甚至如貪、嗔、癡等欲念所造成的執著,都是生命中歷歷在目、浮現眼前的,只是我們常常沒有靜下心來想想而已。

  也許是因為有形形色色的人,所以才有這樣數不清的執吧。就如《天龍八部》裡,各人有各人的執著,尤其是擂鼓山上那一回,為了破聰辯先生擺下的珍瓏,眾人無不竭盡心力,以求破局。然而各人執於或棄或捨,或正路或奇道,取法不盡相同,金庸就利用這樣一個珍瓏設計,巧妙地表達出眾人不同的執著。

  像慕容復執於棄子過於勇敢,段譽執於愛子不肯犧牲,段延慶執於走邪道等等,這些人各有所執,因此都無法破此珍瓏;但這些人可都是棋藝精湛的高手,卻偏偏破不了棋局。反倒是無心插柳的虛竹因為自填死一子,卻落出一片新天地來,再順著段延慶的指示,破了此珍瓏。如此描寫,不正是金庸用來「破執」的絕佳證明嗎?

  蕭遠山、慕容博互為敵人,執著於處死對方而苦苦相逼,最後在少林寺中被藏經閣老僧訓了一頓,並將兩人打死復救活過來,兩人因而放下所執,這一段描寫真是破執的妙筆。

  再來看看蕭峰,蕭峰的悲苦又在哪裡呢?因為他是契丹人?因為他的阿朱死了?還是因為全冠清、馬夫人、白世鏡等人的設計陷害?其實這些都足以讓蕭峰悲憤無已,然而反過來問,為何蕭峰要讓自己處於這樣的境地呢?也許因為自己是大英雄大豪傑,處事不能有失分寸,要顧全大局,所以就落入執中而不知了。試想想看,如果他能學韋小寶,在最後關鍵時放下兩邊,以豁然的心態來面對,又何嘗會有這樣的結果?

  現實人生之中,如何破執?除了認清自身之所執,作若干方向的調整之外,培養達觀豁然的態度也很重要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