響噹噹的胡斐
張佳幸/90年7月4日
 

  金大俠筆下的胡斐,一直不是大家熱烈討論的焦點;儘管金大俠稱他是「富貴不能淫、貧賤不能移、威武不能屈」,外加上「不為美色所動、不為哀懇所動、不為面子所動」的大丈夫。

  金大俠歷歷舉證了胡斐的諸般過人之處:「像袁紫衣那樣美貌的姑娘,又為胡斐所傾心,正在二情相洽之際而軟語相求,不答應她是很難的。」確實很難,而胡斐卻硬生生給忍住了,所以是不為美色所動。

  金庸又說:「英雄好漢總是吃軟不吃硬,鳳天南(胡斐卻殺之而後快的人)贈送金銀華屋,胡斐自不重視,但這般誠心誠意的服輸求情,要再不饒他就更難了。」的確難,可是胡斐不負金大俠厚望,果然怒髮衝冠,熱血上沖,一心要為素不相識、卻冤枉慘死的鍾阿四一家四口血洗沉冤,不愧是好漢一條。

  再說到「不為面子所動」,金大俠分析道:「江湖上最講究面子和義氣,周鐵鷦等人這樣給足了胡斐面子,低聲下氣的求他揭開了對鳳天南的過節,胡斐仍是不允。不給人面子恐怕是英雄好漢最難做到的事。」果真不容易,可是金大俠硬要胡斐板起臉、不給人面子,小胡斐也只得照辨了。於是,一個響噹噹的超完美人格至此大功告成。

  正因為胡斐如此聽話,他終於當仁不讓地當上金大俠的最愛之一;說來也不能算僥倖,畢竟要集那麼多完美與理想於一身,在現實生活中是絕無僅有的。也因為胡斐如此完美不群,不知不覺就很容易給金迷拋在腦後了。

凡是人皆有二面,正與反、善與惡。比如郭靖,在《射鵰英雄傳》裡是木訥忠義的英雄,到了《神鵰俠侶》,雖忠義不改,性子卻顯得拘泥不化多了。黃蓉的例子更是明顯,《射鵰》中的她是無比機伶可愛的少女,到了《神鵰》,卻成了偏私護短、面目可厭的女人。

  人的雙面性十分殘酷,也正因如此,使得小說中的人物宛如活生生出現在讀者眼前,讓讀者歡喜、愉悅,也為之嘆息、苦惱,這本是金庸小說最迷人之處!但胡斐這一人物卻給奪去面目,死板板地躺在書裡,難怪看的人不痛不癢,看完就忘了。

  雖然金大俠對他寄予厚望,期望他成為一個真正的大英雄,可是沒有人性中可鄙的一面,就顯不出人的高貴。正因為一個人竭盡心力以克服心魔障礙,才顯得有血有肉、有情有義。如果情義像吃飯喝水一樣簡單,那天底下也就少了許多動人的故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