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庸的影子
王怡仁/90年2月12日
 

  相信有寫作小說經驗的人都明白:把自己或身邊的事改編成故事,最為生動,也最感人。因此在一部小說中,某位人物或許存在作者的部分性格,或者是作者理想的投射,是極常使用的寫作方法。

  我相信金庸在創作筆下的大俠時,也會在作品裡寫入有其影子的人物。這樣的人物,或為主角,或為配角,或正或邪,但都形象鮮明,教人難忘。

  考據坊間的金庸傳記,金庸出身海寧查家,自幼博覽群籍,學識淵博,但金庸在年輕之時,卻也叛逆。金庸在浙江省立聯合高中就學時,就曾以〈阿麗絲漫遊記〉一文諷刺訓導主任,因而被退學。而後於中央政治大學外交系就讀時,又與國民黨職業學生衝突而遭勒令退學。這樣的生活經歷,我們似乎可由小說見其蛛絲馬跡。「射鵰三部曲」為金庸三十三歲到三十八歲的創作,我認為,在「黃藥師-楊過-謝遜」此三人身上有金庸的影子。

  首先,此三人皆武藝卓絕:黃藥師琴棋書畫、武學術數無不精通;楊過則身兼東邪、西毒、北丐、古墓派之大成,更自創「黯然銷魂掌」;謝遜曾以絕學「七傷拳」傷過少林空性大師。再者,此三人皆生活失意,尤其是高手的失意常表現在愛情上:黃藥師之妻阿衡早逝;楊過與小龍女分離十六年;謝遜更是全家為成崑所害。最重要的一點是,三人皆不屑禮教:黃藥師特立獨行;楊過不畏人言,執意娶師為妻;謝遜則滿口「賊老天」。

  依上述分析,此三人之所以有金庸的影子,即在於三人才華洋溢,生活受挫,且性格叛逆,應較似年輕時期的金庸。讀此三人,形象鮮明,令人掩卷難忘而悠然神往。

  《天龍八部》是金庸三十九歲之後的作品,雖然書中也有博學的逍遙子,但金庸的影子似乎投射在少林寺掃地無名僧身上。依書名即可知,金庸此時當極醉心於佛學,而書中人物無論喬峰、段譽、虛竹的描寫,都充滿無常世界中對命運的無奈感。無名僧以其沈潛中修為的武功佛法點化慕容博與蕭遠山,禪機深刻,動人心弦,相信也是金庸學佛後悟得之禪語。

  金庸四十三歲起寫《笑傲江湖》,相信影子是主角令狐沖。面對五嶽各派、日月神教、青城派、福威鏢局間的機謀智巧、權力爭鬥,想望當年中共的文革鬥爭,金庸此時已身為報人,應該最能「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談中」。

  《鹿鼎記》是金庸四十五歲之後的創作,也是最後一部。雖然韋小寶機伶聰明,也是金庸自覺刻畫極好的,但我總覺得在康熙身上最能找到金庸的影子。此時金庸在事業上已有成就,而對康熙的描寫,決斷明智、用人唯才,對天地會一干反清人士那一席無奈又自覺已盡力當好皇帝的心語,尤其令人動容。相信此時的金庸定也在事業有成後,對經營事業及處理人生挫折上有更睿智的感想。

  金庸在《連城訣•後記》中曾說過:該書乃以其家中長工真實遭遇為藍本所創作。因此,臆測小說中的人物有金庸的影子,應也是合理的推測。惜無緣一會金老,否則,當請教金老這一推想究竟宜也不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