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庸「姓名學」
劉寶玲/90年1月1日
 

  姓名,除了一般功能性區別作用外,雅俗之士更愛以字號來代表自己的人生意境、喜好、專長。這種對命名的重視,在從前的社會中並非知識份子的專利,這個現象也連帶反映在歷史紀錄及文人作品中。現代人對於名號的熱中度,似不若以往了;然而在各種武俠作品裡,每號人物用以伴隨他出場的名號,不僅使場面更為熱絡,也介紹了主角們的專長。

  相較於一般言情小說中男女主角浪漫得不食人間煙火夢幻般的名字,金庸作品中的人物名號卻顯得有意思多了。郭嘯天與楊鐵心這對拜把兄弟,將他們的兒子取名為郭靖與楊康,是希望他們記取「靖康之禍」的恥辱,這也反映出「靖康之禍」在作者及宋人心中是一個永遠無法磨滅的痛。

  《笑傲江湖》裡的江南四友,分別是黃鍾公、禿筆翁、黑白子與丹青生。黃鍾代表的不僅是五音中的宮調,更代表了中國律曆之間的相關性,正所謂「以六十律分期之日,黃鍾自冬至始,及冬至而復,陰影寒燠風雨之占生焉。」而其餘三人的名號更是表徵了癡於書、棋、畫等癖好。

  郭靖為了惕厲楊過不要步上其父楊康的後塵,希望他有過能改,乃取名為「過」,字「改之」。《碧血劍》中,金蛇郎君夏雪宜為愛與所欲所做出的極端行徑,似乎呼應了他的名字中「夏」與「雪」此雙重與極端的字眼;其女夏青青,對愛剛毅執著與多變的性子,彷彿正應了春 (五行中其色屬青) 的多變與不羈、夏的熱情與剛毅。

  《飛狐外傳》中的程靈素,是個深諳藥理、擅於使毒的角色,令人印象深刻。然而參考清代醫者對前代醫家「靈素以下第一人」的讚譽,靈素二字當取自中國古醫學經典《黃帝內經》中的「靈樞」與「素問」此二卷之名。如此看來,此一名號正為此女的特色下了最高明的註腳!

  在閱讀小說作品時,採用不同的思考方式,往往為生活中的「欣賞」意境多添幾筆不同的色彩,正所謂「如人飲水,冷暖自知」。作者本身在律、曆、兵、醫、琴、棋、書、畫等方面的造詣,也使得小說內容顯得更為充實與不凡,更貼近於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