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得自在,死得其所
李慧娟/89年12月25日
 

  金庸筆下的女主角個個看來,個個皆有能為,個個皆有才情特色,雖非十全十美之人,但在書中自有與男主角可相較的地位,而論角色的塑造、個性的描述,甚或有過之而無不及!

  黃蓉就是最好的例子。郭靖正直仁厚受人喜愛,但若無黃蓉從中巧設成功之路,郭靖那來如此康莊大道?所以說,郭靖固然是《射鵰英雄傳》第一要角,若如黃蓉這個超級主角相輝映,我看郭靖再強也只能在大漠射射鵰罷了,如何能在日後與眾家英雄論劍於華山之巔呢?

  另外,在《書劍恩仇錄》中的霍青桐,巾幗不讓鬚眉之勢,也不讓陳家洛專美於前。霍青桐堅強果斷的個性,出色的勾勒出她不平凡的氣韻,這是陳家洛這角色所不及的;而香香公主天人般的描述,也比陳家洛更讓人記憶深刻!誰能把《書劍》這兩位佳人給忘了呢?想必以捨棄女主角專挑男主角的故事來看《書劍》,應是空洞乏味的吧。

  然而,金庸小說中唯一出現的例外就是《鹿鼎記》。不同於其他男女主角平等的戲份分配,一部書就讓韋小寶給佔盡了鋒頭。在《鹿鼎記》中,女主角只是故事中的小小風流插曲,七個老婆中沒有一個人的特色是能與韋小寶抗衡的,韋小寶的個人風格太搶眼了,已蓋過所有角色的丰采,這也是《鹿鼎記》不同於金庸之前的作品最大的因素。

  去除《鹿鼎記》的例外,細看金庸描寫女性的筆觸,確實有其獨到之處。金庸不把女性塑造成只有悲情、而無幸福的悲劇角色;也不把無能的柔弱加諸在女主角身上,反而給了她們豐富的生命力。這在武俠小說的世界裡是很特別的鋪陳,或許只是因應故事需要而隨手加之於上的,卻也給了女性角色真實活著的機會。

  而壞女人呢?雖然免不了一死,但她們的死都深深烙印在每個人心中,令人難忘。李莫愁就是個典型,她壞的有理,壞的令人同情,在《神鵰俠侶》中除了楊過這男主角的出色度勝過她之外,裡頭沒有一個男性角色能與她並駕齊驅。《天龍八部》中的阿紫,使壞的程度在金庸筆下人物裡無出其右,但她癡戀蕭峰的苦心卻也令人同情。她的殉情,轟轟烈烈實不亞於蕭峰自盡時所帶來的震撼。所以說,連壞女人都死得有理,死得有個性而不拖泥帶水,無怪乎能吸引女性讀者的共鳴,這是其他武俠小說所難呈現的。

  從《射鵰英雄傳》到《笑傲江湖》,可看出金庸筆下的女主角活得很自在,魔亦魔的有個性,邪也邪的有意思,既不是男人的附屬品,也不是武俠世界中的犧牲者,而是獨立的個體、獨立的角色。身為武俠故事中的女主角是不幸的,但身為金庸筆下的女主角卻是最幸福的,原因無它:是好人,就有絕大的機會能在金庸的武林中全身而退;是壞人,就算不得善終,好歹也能死得令人難忘。

  這就是金庸的筆,一個論斷江湖兒女的生死判官,一個讓武俠世界的女性角色有著豐富生命力的創造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