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 讀 射 鵰 話 東 邪
黃婷/89年7月10日
 
  細閱讀「射鵰三部曲」,我們不難發現,金庸用了很多精力去塑造「黃老邪」這個雖然並不算主角,卻是性格極為鮮明的人物。

金庸創造出一個文武全才的黃藥師,將他放在禮教嚴謹的宋朝,卻給了他放蕩不羈的性格,而他的學問識見甚至提供了小說裡重要的樂趣與深度。且看黃蓉與漁樵耕讀那番精彩的鬥智,光兩句「當時尚有周天子,何事紛紛說魏齊?」就足以讓人對這位一代宗師欽佩不已,再加上「魑魅魍魎,四小鬼各自肚腸」的情境,更是側寫出桃花島主的博學幽默。

關於黃藥師的性格與價值觀,《射鵰》裡有很多片段都寫得相當精彩。

當靈智上人欺騙他黃蓉已死的時候,他當眾狂歌,哭得天地變色,伴著驚濤駭浪亂石崩雲的聲響,委實是鬼哭神號,地動天搖。金庸以「晉人遺風」來形容他,道出黃老邪的狂放不羈。此外,他對妻子馮衡的癡情,其實也算是金庸筆下情史中的一絕;以桃花島主一世的成就與傲人的身份,竟然願意拋開一切為妻殉情,這份愛可以說是極深的了。而在臨安牛家村裡,他逼陸冠英與程瑤迦當晚立刻成親的那段趣事,也是饒富興味,讓平時早已對繁複囉唆的禮俗厭煩的人們感到暢快淋漓。

黃藥師當然不是完美的聖人,否則也不會叫東邪。他喜怒無常、自負自大,做事但憑己意,不顧他人死活,也因此才會好沒來由地把周伯通在島上一關十五年,才會莫名其妙地將無辜的弟子逐出師門,甚至無理到一度想逼女兒嫁給輕薄小子歐陽克。但他可愛的地方,是他既沒有老毒物那般的卑鄙無恥、惡盡惡絕,也沒有洪七公那令人太過敬畏的正氣凜然、宅心仁厚;在這亦正亦邪的桃花島主的性格本質上,其實有著更接近一般人的痴情與自私。

他的徒弟每一個都對他敬愛有加,即使是惡貫滿盈的黑風雙煞,也從未在心裡有過任何對師父不敬的話語;他對梅超風施以嚴厲的懲罰,梅超風卻還捨命救他,可見黃藥師調教徒弟確實是有過人之處。我尤其喜歡他和洪七公那份雖然不算挺熟,卻隱然君子之交淡如水的情誼。

整部《射鵰英雄傳》裡,黃藥師的形象其實無處不在,絕大多數投射在他的幾位弟子和黃蓉身上。黑風雙煞見他如見鬼神,陸乘風在他面前噤若寒蟬,曲靈風對他死心塌地,黃蓉更是將他的諸般技能發揮得淋漓盡致。歷史上的君子、俠士、能人何其多,但我卻獨鍾黃藥師,不只因為他的文武全才,更因為他隨性自我的真性情。每每再一次闔上《射鵰英雄傳》,想像那飄逸的形象,總會不自覺地吟起:「桃花影落飛神劍,碧海潮生按玉簫。」也許那樣的氣質與風采,正是我一生追求的目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