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 類 羅 氏 觀 點
簡博秀 /89年6月12日
 
  羅龍治不是金庸小說的書中人物,而是眾多評論金庸小說者的其中一位。在這裡把「他」拿出來談,是由於他對金庸小說人物的評論相當吸引人,是一種有別於「主流」評論的「另類」看法,尤其在港劇盛行的那個年代,幾乎把喬峰等主角視為偶像的時候,竟然有一位評論人大剌剌地給了這些金庸主角一記悶棍,害得許多金庸迷憤憤不平地搖旗吶喊。這恐怕是有了金庸小說評論以來,頭一次有評論人比小說中的人物更受爭議的了。

當時羅先生的評論幾乎都發表在報紙的副刊上,是配合港劇推出,屬於個人觀點的抒發,其中包括了他對《天龍八部》、《神鵰俠侶》和《倚天屠龍記》等劇中人物的探討。羅先生的評論之所以令人印象深刻,在於他總是給喜愛金庸主角的讀者當頭棒喝:當讀者正為喬峰誤殺阿朱而感傷時,他卻說喬峰是一位沒有慧識的人;當讀者正為張翠山的自盡神傷時,他卻誇獎殷素素對愛情的「無忌」。

加上他總是用犀利和邏輯完整的架構來評述小說中幾位主要人物,把遊戲規則訂的好好的,讓讀者丈二金剛摸不到邊,嚴重地摧毀了小說人物在讀者心中的形象,搞得各個陷入情緒的讀者們「護主心切」、「群情激動」,甚至讓讀者恨得牙癢癢地群起攻之。當時的我,便是其中「暴跳如雷」的一個,羅先生的評論似乎摧毀了我的道德觀和年少輕狂的偶像崇拜。那時,羅先生的論述不僅掀起軒然大波,恐怕反對的書信亦如雪片,讓羅先生應接不暇吧!

但現在的我,卻又不得不佩服羅先生,這樣的寫法是他最勇敢的地方──對金庸迷做最大的挑釁。除了文字優美之外,我同樣支持以理論性的觀點架構人物,如以儒佛的自覺意識否定喬峰、用道德和擔當批評俞岱巖,以及把黃眉當做皮相等等。雖然以「理論性」做為小說人物評斷的基礎過於舖陳,也過於苦澀,但令人莞爾的是:也唯有金庸小說的人物,可以如此讓人大費周章了。

羅先生的評論對當時正值青澀年代的我,在閱讀金庸小說上,產生了相當多的新觀感和新想法,甚至影響到我的一些人生態度和思維,對我的知識啟迪也有一定程度的幫助。譬如他對《倚天屠龍記》中「善惡之際」的解讀,和《天龍八部》中「慧識功夫」的說明,即使在後來我看金庸小說中的人物,也是如此。

在「金庸茶館」把「他」拿出來談,是冀望可以從他的評論中,呼應到金庸小說的真實內涵,也提供另一套解構金庸小說的方式。但比較重要的是,我想感謝「他」──因為他像是一位導讀者,帶領我深切地體會金庸小說的另一層意境;讓我學會懂得品味一首美曲、一樽美酒,使我的人生更為美好、更有意義。

提醒各位看倌,不妨感受一下這樣的美曲和美酒,但是,可別不解風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