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 我 行 不 佩 服 之 兩 個 半
黃山公子 /89年3月20日
 
  任我行在少林寺大談他所佩服與不佩服之三個半,他講得是頭頭是道,我們聽得是津津有味,偏偏那個勞什子左冷禪做了件生平最大的錯事—─打斷任我行的話頭,惹得咱們破口大罵,壞了咱們的興致。於是小子我狗尾續貂,想以縱橫全書的範圍來替任我行續完剩下的不佩服之兩個半。我以為佩服的就不用改啦,倒是不佩服的順序要更動一下。

先談半個:女婿令狐沖。令狐沖深得獨孤九劍之三昧,又得任我行傳其絕學—─吸星大法,武功已是當世頂尖高手,又得方證大師傳授《易筋經》,化去異種真氣,除了吸星大法的隱憂,論武功,任我行未必能佔到便宜,自然是佩服他的。但令狐沖明明已經被岳靈珊甩了卻仍舊對她念念不忘、牽掛不清,大丈夫便應提得起放得下,婆婆媽媽算什麼大丈夫?而且又缺乏男子漢大丈夫應有的霸氣,隨隨便便,沒有武林高手的樣子。任我行永遠無法了解令狐沖的豁達,對他豈能佩服?對他佩服之處僅止於武功,令狐沖又是他的女婿,所以對他不佩服之處只有一半。

再來是不佩服之三:左冷禪。書中已有明言,此地就不贅述了。不佩服之二:偽君子岳不群。岳不群這傢伙心機深沉,圖謀五嶽派掌門的陰謀連任我行都沒料到,這等心機任我行不能不佩服。岳不群又練了辟邪劍法,雖不及東方不敗的葵花寶典,武功也是極其高強的了,以令狐沖與之對敵的經驗,任我行未必對付得了。但這費盡心機奪來的五嶽派掌門做得有名無實,不但不能統馭各派中的英雄豪傑,還將之剷除,即令成功,這五嶽派的人才凋零又怎能和日月神教鬥法?比起任我行剷除了東方不敗,完完整整的接收了日月神教的本事是差得遠了。而且岳不群的手段卑鄙下流,又要維持外表君子劍的身分,不是光明磊落的行徑,這和左冷禪一樣,任我行怎能佩服?

最後是不佩服之首:任我行自己。任我行自詡一世梟雄,無論武功智謀都是當世上的頂級高手,自然是自負之極了。他雖然中了東方不敗暗算,被囚禁西湖黑牢十餘年,但終究重回了教主之位,收拾了東方不敗,這場鬥法還是任我行勝了。他的統馭能力亦是極強,能令向問天這等武功機謀皆是上駟之選的人才為他效力。在少林寺時連鬥方證、左冷禪兩大高手,毅力可謂驚人。但任我行武功卓絕、神機妙算,又統率勢力無匹的日月神教,古往今來有誰是任我行敵手?(此為任我行自誇)但他卻在正躊躇滿志、不可一世時撒手歸西,枉他笑令狐沖人不是英雄好漢、不值得佩服,自己卻在這種時候遽行逝世,這種結局又有誰能佩服?只怕任我行在黃泉也得跳腳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