畫 意 金 庸
張旭淵/89年3月13日
 
  曾試圖模仿金庸先生的作品,其繁複的文學、哲學、地理、歷史知識夾於其中,實在是夠嚇人的。中文系念到大三後,方才能多看懂一些文史典故。金庸先生的作品,並非知識的鋪陳,若只是知識的鋪陳,那高陽先生的作品比較像。然而高陽先生的作品好看豐富,卻失之於雜,而且將所聽所聞全數寫出,也有些浮濫不加篩檢之嫌。

曾於文章上看到,金庸的下筆極慢,逐字逐句的推敲。我試著逐句的分析其文章,發現其中的章法是立體的。一段文章之間,典故之深意,人物心理,劇情線路的走向,在動作和精巧的武功、武器名稱之間,已然繁複的呈現。看金庸小說不太會膩,大有「橫看成嶺側成峰,遠近高低各不同」之感。

曾看過一位嶺南畫派的國寶級人物畫畫,他畫松,畫石。一筆下去,輪廓,肌理,明暗就都好了?

似乎是在筆尖、筆身、筆尾,各用上不同筆勁。金庸寫一段打鬥時,隱的寓意,顯的武打,兼以人物的心理互動,全都交代好了。正是一句不只是一句,已交代了多樣化的發展。

如《倚天屠龍記》,張無忌對金剛伏魔圈一段。武功比試之激烈精彩,用佛法金剛與代表權謀機巧的乾坤大挪移來表示。深究一層說,張無忌使了惡人所創的絕頂功夫,竟也發起惡心來。謝遜唸金剛經與張無忌,除了說明自己的立場去留,也是要張無忌能於濁世迷人的權謀機巧中清醒。最後三僧人與張無忌平手,是張無忌心魔既降,僧人亦不與之為敵。金剛與魔俱消失。

這樣複雜的內心征戰歷程,一段打鬥中就交代清楚,且有聲有色,情韻並茂。只有涵意豐富的中國字,才能如此。正如那位畫家手下,一筆成松,一筆成石般的巧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