鳩 摩 智 與 金 輪 法 王
張鴻/89年3月6日
 
  鳩摩智與金輪法王,這兩位「蒙藏委員會」的會員,在武俠小說裡有許多相似之處。以身分而言,他們兩位都是「國師」,都是宗教領袖兼武學宗師,又都為了武學與政治的雙重目的涉足中原。

鳩摩智生當北宋走向衰落的年代,四境強鄰逐鹿中原。鳩摩智這樣一位文武奇才在這樣的大環境裡,很難不野心勃勃。所以在《天龍八部》裡,鳩摩智扮演了一個挑釁者,城府和慾望一樣深。他挑釁天龍寺在先,少林寺在後,其目的不外是要證明他在佛學與武功上都勝過了大理與中原代表性的聖地,而事實也「幾乎」是如此。不幸在節骨眼上,鳩摩智遇上了武俠小說的兩大真理:一是邪不勝正,二是配角打不贏主角。所以,他在少林寺遇上傻和尚虛竹,雖然沒輸,卻落得不甚光彩;而天龍寺一戰,雖然擄得書呆子段譽,可是段譽卻時時展現比他高強、有時卻不太靈光的武功,弄得這位高僧貪嗔痴一時俱發,最後居然還讓一身功力都教書呆子吸了乾淨。不過鳩摩智卻也因此勘破野心慾望,真正成了一代高僧,不能不說是因禍得福。

金輪法王在現身之前,先由弟子現醜亮相。藏邊五醜武功雖差,卻也讓西毒北丐讚了兩句;後來霍都、達爾巴出場,武功怪則怪矣,卻一個比一個厲害。徒弟已然如此,法王武功的可怕不問可知。在武林盟主的比拚裡,中原武林一眾高手,只有郭靖能與金輪法王一較長短。在他們簡短的交手裡,看不出孰強孰弱,想當然,其他高手只能瞠乎其後了。到後來,金輪法王的龍象般若功愈練愈高,照理應當無敵於天下了。可是遇到前面說的兩大真理,還是敗下陣來。

金輪法王親自出手和中原人打架其實沒有幾次,不幸都佔不了便宜。看看他打架的對象:楊過是主角,神功練成後自然沒人打得贏;郭靖是武學正宗,比武當然從來不會輸(何況他也算半個主角);黃蓉就算力氣不如他,以巧御拙,打架也教他佔不了便宜。後來他居然又和周伯通交手,老頑童這個一生的武痴,當然更教他見識了什麼是中原武學的博大精深。由於取樣不均,金輪法王很可能會錯估中原的武學水平,而以武學降服漢人的夢想也只好破滅。

和鳩摩智比較起來,金輪法王的武功應該更高(假設法王和郭靖平手,郭靖和蕭峰比肩,而蕭峰應該強過鳩摩智),而野心則不相上下。可是金輪法王頭腦率直,不似鳩摩智城府深厚。在小說裡,金輪法王是比較笨的壞人,所以也是比較可愛的反派。從民族立場來看,這也許反映了金庸對「蒙」與「藏」的差異看法。不過,不論蒙藏,在民族意識深厚的金庸小說裡都遭到貶抑。真正超越了民族主義情結而成就大仁大義的英雄人物,唯蕭峰一人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