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 情 練 達 的 無 招 勝 有 招
黃瓊儀 /89年2月14日
 
  岳不群與左冷禪是《笑傲江湖》中的兩大野心家,在武學上以及權謀上是一時瑜亮。然而在競逐霸權的長跑過程中,左冷禪為山九仞,到頭來卻功虧一簣,敗在岳不群的手上,若非不久之後死於儀琳之劍,岳不群的併派究竟還是成功的。同樣企圖併派,兩人成就何以有如此差別?真假辟邪劍譜在岳左比武時可以說扮演了關鍵作用,但是真正讓左冷禪失敗的,其實是風清揚對用劍之道的認知──無招勝有招。這五個字,令狐沖是用於劍法,百戰百勝;岳不群則是只用於人情世故,讓左冷禪一敗塗地。

左冷禪併派所用的招數,不但是「有招」,而且是死招,大抵是先製造各派內部的不和或外部的危機,或英雄救美,大作人情,乘機要求併派;或用冠冕堂皇的藉口剪除別派高手。這幾個步驟先後對衡山、華山、恆山、泰山四派使過,且無不是看準著力之處才下手的。算準了各派就算不為雞首牛後的併派問題爭得你死我活,不為內部的陳年舊賬而殺紅了眼,遲早也會因為繪聲繪影的魔教行蹤嚇得有求於他,不欠他人情的亦不免元氣大傷──無論如何,左冷禪皆有利可圖。幾度披荊斬棘之後,左冷禪只見自己的聲勢沛然莫之能禦,對人心的向背渾然無覺,甚至連自己的奮鬥成為他人利用的棋子也不知道,而是形跡日漸張狂,把自己弄得聲名狼藉,人皆避之。

岳不群的成功剛好相反。如果說左冷禪是有招而敗,岳不群能勝左冷禪,正是因為「無招」。劍法勝出,不只是岳不群奪帥成功的原因,同時是他「無招勝有招」的結果,怎麼說是無招呢?

同是心計深似百尺潭水,岳不群在左冷禪之心路人皆知之前,絕不在人前與左冷禪爭鋒,動見觀瞻,無不以「君子」自持,心意雖同流,作法可是不「合污」,毫無斧鑿痕跡。不少人譏諷他「偽君子」,但此「偽」頂多只是針對爭奪辟邪劍譜而言,或者是存心戲侮,不見得是真的看穿其人內心的幽微。無論岳不群的內心是如何波濤洶湧,表面上卻看不出他實際的立場。左冷禪和岳不群大概都料到併派之事最後終須比武解決:反對併派不免要與嵩山派一戰,贊成併派只怕不免「比劍奪帥」,於是紛紛加入辟邪劍譜的競逐。岳不群之所以會由最初的力戰嵩山群雄,變得愈來愈窩囊,最後乾脆力贊左冷禪,順水推舟,有唱有和,自與真劍譜的取得有關。因為有了劍譜,即有了奪得天下第一的把握,而比劍正於他有利,他只要讓左冷禪放心就好,故意表現得荒唐,使得左冷禪先是放心併派,繼而放心比劍,直到左冷禪掃除完一切併派的障礙,承擔了所有罵名,當定了小人為止,反正一上了嵩山封禪台,舞台就會是他的了。「無招」二字,可謂發揮到極致。反正等到事成再被人罵「偽君子」,也都對於他的既得利益無損了!

左冷禪為「五嶽派掌門」辛苦半生,卻不到一時半刻便被人隨手奪去,暴起暴落,如此戲劇化,可以說是敗在假劍譜之上,也可以說是敗在「無招勝有招」五字之上,因為「有招」是他走上比劍之路的開始,使他終究難敵岳不群的靜水流深。風清揚對於死招活招與有招無招的一番精闢見解,又何嘗不能是岳左二人成敗的結論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