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 看 風 雲 三 傑
李慧娟 /89年1月3日
 
  韋小寶、史豔文與素還真這三人,堪稱是時下最風雲的人物;韋小寶的人格特質在金庸筆下算是最特殊的人物,史豔文在黃俊雄掌中的歷史也是三十年不墜,至於掌握文武半邊天的素還真,更是霹靂引領風騷的精神指標。這三人都有正反兩面的爭議點,也是最具代表性的人物。

  金庸筆下的韋小寶,是金庸眾多男主角中最受爭議的一位,他沒有郭靖的大義凜然,沒有楊過的痴心情長,沒有喬峰的豪邁個性,也沒有張無忌的上等武功,更沒有令狐沖的瀟灑不羈,他有的只是平凡人的物慾貪念與小人物的聰明機變,在金庸眾家英雄之中算是個性塑造最特立獨行的一位。

  金庸沒有將韋小寶塑造成另一個英雄人物,反倒是將人性最真實的一面套用在他身上,讓他在所有主角之中成為一個最沒有武功,最沒有道義,只為自己而活的機靈小子。

  他聰明、狡獪又愛美女,完全顛覆了金庸原先所塑造的英雄人物;厚道不足,用情博愛,又愛斤斤計較,細數所有人性上所能見到的缺點,在韋小寶身上都可一窺而盡,而這樣一個再平凡不過的平凡人,卻能在金庸眾多的英雄人物裡嶄露頭角,名氣超過了石中玉、狄雲等人,更讓所有的戲迷對他既愛又恨;究竟他有何魅力,能讓人在笑罵他之餘,又對他津津樂道呢?說穿了他只不過是表現出一般人最真實的一面,將人性隱藏在內心的物慾一一表現出來,甚而發揮得淋漓盡致。

  在韋小寶的故事當中,看書的人可以以輕鬆的角度去為主角加油,不用擔心主人翁會被人設計陷害,不用以郭靖的智商來衡量韋小寶,因為在韋氏哲學中是找不到被害二個字的,在他的世界中,只要他不去動腦陷害別人,別人就應該燒香拜佛了。

  而對他的愛情觀,大家也就不必刻意的去要求,他的博愛精神,比之張無忌是有過之而無不及,張無忌雖對每個人都好,那是出自於他的心軟,無法狠下心來傷害任何一位女主角;而韋小寶就不同了,他的博愛精神是見一個愛一個,愈漂亮的他愈是喜歡,他把女人當成他追求獵物的對象;對於愛,他只在肉慾的享受與視覺的美感,真愛對他而言簡直是天方夜譚。七個老婆之中他對阿珂追求最多,但卻也只是因阿珂最美,若論其真心相待者,該是對他服帖又忠心的雙兒了,所以若要他像楊過一樣痴心等待小龍女十六年,那真是比殺了他還要更令他痛苦,看韋小寶的愛情,就得要有天下沒有真愛的心理準備。

  這就是韋小寶,愛錢、愛女人,又絕不吃虧,再加上有顆聰明又機變的頭腦,才叫人看盡他的醜態之後,卻又對他讚不絕口;因為他是個平凡的小人物,是發生在你我周遭,甚至是你我都會有過的潛意識念頭,只不過韋小寶將之一一生活化的表現出來罷了,說他不對,但他卻又是和我們十分貼近,畢竟郭靖、楊過之流的人物都離我們太遠了,英雄的神話就像是遙不可及的夢想,唯有韋小寶最真切,他的小動作、小心機正好就是一個反面的鏡子,照著自己也反射讀者,他是最自然的人,一個隨時都出現在身邊的平凡人。

  而橫跨三十年的史豔文,和韋小寶的個性就完完全全的不同,史豔文在黃俊雄的掌中乾坤裡所塑造出的形象是個超級完美的聖人。他溫文儒雅、俊逸挺拔、外兼滿腹的救國理念,是個允文允武的正義化身,在他的身上幾乎找不出一點負面的缺陷,他為人有禮又富感情,非到必要時絕不動氣,能忍別人所不能,一心以天下太平為己任,這就是史豔文,一個幾近完美人格的大聖人,他和韋小寶簡直就像是一天一地,是完全沒有交集的二條平行線。

  然而,這樣一個完美的人物,一個如此心地善良又富仁義的「好人」,在現實社會中幾乎是難得一見,就算是在遠古時代,這樣一個傳奇的人物,也真的只有在神仙傳中才得以一見。

  他的作風,他的忍讓,雖是他大器度的表現,但卻也是他過分軟弱的表現,凡事在他的腦中總要經過一番的思考再思考才能做出決定,當斷不能斷,一忍再忍,對他而言是君子的風度,但實際卻是他文弱表現的另外一面,說穿了,他溫吞的個性實在是難以和現實的腳步產生共鳴,吃虧的總是自己,一再忍讓的結果只會犧牲更多人的性命;再者,以他的性格,就算是當政者已不值得其再輔佐,但他為了仁義,仍會埋頭全力以赴,永遠是個被人犧牲的角色,也永遠是個被人陷害的角色,以至於他的苦難總是不盡,比起他的原配劉萱姑與苦海女神龍兩女的能斷,他確實是個不太成功的仁者,若換成是韋小寶就正好完全相反了,這也就是他是聖人,而韋小寶是個凡人最大的差別所在。

  不過,這樣一正一反的評價,在另一個人的身上就顯得更具爭議性了,那個人就是霹靂的當家靈魂人物-素還真。

  素還真在霹靂的故事當中,是個頗具爭議性的正反二面人,他聰明絕頂又富傳奇性,有人說他擅施手段,以別人的失敗為其成就大業的踏板,是個一將功成萬骨枯的政治家;而又有人說他是個忍辱負重,以天下為己任,犧牲奉獻其一生的理想家,兩面的評價、英雄與梟雄的理論在他身上是不斷的重複流轉,喜好與不喜好的聲浪比之韋小寶有過之而無不及。他就是素還真,一個掌控文武,身背輿論公斷的傳奇人物。

  觀看素還真的角色,暫且不論其武林功過,光就其被塑造出的人格特質而論,他的確是個十分出色的角色,他沒有聖人的包袱,也沒有小人的氣息,他被塑造成一個最接近真實環境的一個人物。在他的身上可以見到人性最真實的一面,他有缺點也有優點,比之於韋小寶,他高明的手段更容易得到認同;而比之於史豔文的好人作風,他圓滑的處世更合乎了實際,無怪乎他能左右所有人的視線,成為戲中的擎天柱,在所有的角色都被捧成英雄人物之際,他依舊是個無法讓人蓋棺論定的傳奇人物。他和韋小寶一樣會機巧,會圓融,在遇事之時多了比一般人快速的反應,然而在狡詐之餘又有史豔文的仁義存在,總讓人摸不透他心中所想。在現實社會中,他與韋小寶同列於不會被人欺負的一型,但比之韋小寶的狡獪,他倒是多了一分厚道;看他在戲中優遊於險惡的環境,看他利用別人而完成最終安定的目的,讓人發覺他不是聖人,他是介於聖人與凡人之間的執行者。若說韋小寶與史豔文是無法相交的二平行線,那素還真就是貫穿二條線之間的斜線,他有著平凡人與聖人融合成的智慧人,他擺脫了做聖人的高潔,拾起平凡人的狡猾來完成大事,也就難怪正反二面的評價會在其身上更突顯出來。

  韋小寶、史豔文與素還真三人,就像上、中下、三種不同的階級,史豔文是在上遙不可及的聖位者,韋小寶是在下隨處可見的平凡人,而列於中間者就是亦人亦聖的素還真。三人個有所長,個有所短,一個是具有文人氣質的高貴人物,一個是具有各項缺點的靈活人物,而另一個則是具有領袖謀略長才的傳奇人物,若將三人同時在物競天擇的環境下生存將會是如何的局面呢?相信大家都能馬上想到,韋小寶與素還真當然是二個無法鬥倒的人物,至於史豔文卻是需要更多的幸運來抬轎;畢竟在現實的社會中,生存的實力才是最重要的因素,棄世並不是抗議的最佳表現,知道如何圓融達成目的才是成功的關鍵,韋小寶與素還真就具備這樣的特質。

  觀看三人的特質,要做史豔文之流的人物,那得需超凡入聖者才能達成,一般人要達此境界者是要摒除一切的雜念來個清靜無為,才能做到不動怒,不反擊的偉大聖人。若要做素還真之流者,除了要有超越百年的睿智頭腦之外,更要有一顆能承受輿論評斷的強韌心臟,一般人是無法做到的,只有先知先覺才能達到此一境界,雖嚮往之,但還是得秤秤自己的實力。至於有著韋小寶特質的人物,在生活中皆隨處可見,但若要找出有他所有特質的人,怕也是難上加難,一個韋小寶就夠令人頭疼了,若再多個韋小寶出來,那或許是國家之福,至於百姓嘛!只得自求多福了。

  笑看這風雲三傑,接連橫掃近半個世紀,台上打得轟轟烈烈,台下看戲的人也戰得驚天動地,武林啊!武林!看似由這三人獨領風騷,但是真正厲害的幕後人恐怕還是那隻看不見的筆桿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