片刻的溫柔

◎浩室/96年6月19日

 

  
  《天龍八部》第四十四回,段譽奉父命至西夏參加銀川公主的招親,半途偶遇曾有情緣卻是異母妹妹的木婉清,段譽一句:「這些時來,你卻在哪裡?妹子,你……你可真清減了。」這番溫柔言語一入耳,木婉清突然淚流不止。

  段譽素來談吐文雅,頗有王子與書呆子的雙重派頭,此時沒說消瘦卻用清減,即可見一斑。清減可比清瘦動聽多了,再者清瘦難免讓人聯想到憔悴,清減一語只覺身形略減,反而頗有神清氣爽之感。段譽果然舌燦蓮花,這般口才確實容易討好女孩子。

  可惜木婉清的刻骨相思,對段譽而言,卻只是初嘗男女之情的短暫經歷,他雖對木婉清關懷憐惜,卻毫無纏綿繾綣之意。儘管最後各人身世大白,段譽另有生父,這些原本與他各有情愫的異母妹妹,段譽大可一併都娶了。但心高氣傲如木婉清,即便一時糊塗同意與多女共事一夫,時不時定會為了段譽心底只有王語嫣而傷心動怒,搞不好大理國的後宮從此袖箭乒乒砰砰不絕於耳,誰都不得安寧。

  感情一事經不起分析。段譽若在未遇王語嫣之前,與木婉清早結秦晉,感情基礎一旦穩固,即便日後見了貌似石洞玉像的王語嫣,一時心醉神馳或許有之,卻未必便會辜負木婉清。誰知段木二人因兄妹之故,絕了婚配之念;而王語嫣原本心心念念只有表哥慕容復,大大傷害了一向被別人捧在手心的段譽。不料峰迴路轉,慕容復為了復國,捨下待他甚好,他卻未必眷戀的王語嫣,於是段譽的苦苦守候換來王語嫣的深情回應。自此,木婉清對段譽而言,只剩下故人的情分了。

  我真想告訴木婉清:「木姑娘,以你的人品麗色,值得某個人全心全意的對待,無須苦苦守候不屬於你的男人。若始終未遇意中人,仗著你的武藝和機靈,即使獨自闖蕩江湖,諒無大礙,甚至頗見灑脫。無論如何,孤身逍遙或許略顯孤寂,總也強過始終在爭寵中度過後半生。時間終究會沖淡一切,但願你不再自欺於清減一語乍聽之下的溫柔。」

 
回金迷聊聊天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