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庸小說中的「死亡藝術」

◎桑寧/93年6月28日

 

  母親嗜愛八點檔連續劇,我閒暇無事,也會在旁觀賞,然而愈看愈是皺眉,只因人物的死法千篇一律,陳濫毫無新意。劇中人不是喪於槍械,就是死於車禍疾病,不論君子小人、富貴貧賤皆然。這樣的安排除了推衍劇情的需求之外,根本無法撼動觀眾心靈。

  「死亡」在現實生活中固然可悲可嘆,但是在小說世界裡,卻是一門深奧的藝術。將這門藝術發揮得淋漓盡致的作家,就個人所見,實非金庸莫屬。

  康敏之死,彰顯其「愛容貌逾性命」的人格特質,別具文思;楊溢之死狀之慘烈,足見吳三桂的殘忍可怖,思之不免顫慄;寫楊康中毒,迂迴巧妙,令人擊節讚歎;北丐與西毒久戰酣鬥之後,一齊笑擁歸天,乍讀翻新出奇,細細咀嚼又覺合情合理。凡此種種,無不出人意表,教人拍案驚奇;或有發人省思之處,亦是絕妙難言。

  「赤練仙子」李莫愁死得尤其高竿。隨著金庸動人的文字,我的腦海登時勾勒出一幅生動駭目的油畫──一位美麗又可憐的女魔頭,於烈火毒燄之中,悲慟高歌著:「問世間,情是何物,直教生死相許?」她淒厲的歌聲悠悠迴繞在絕情谷裡,一生的愛恨情仇,俱作煙滅。這是何其驚心動魄的死亡方式!讓讀者對李莫愁的毀滅,非但不見欣喜,反覺悽惻哀婉、悲感無極。

  殷素素之死也是極為精采的刻畫。「愈是好看的女人愈會騙人」──她臨終前對幼子的殷殷叮囑,已然蔚為經典名言。殉夫殉情,並非新聞,金庸就是有本事於窠臼中脫新,將她死前的怨毒與慈愛,描繪得栩栩如在眼前。讀者在無形中對殷素素加深了印象,不得不歸功於此。

  如何安排角色的結局,實在大有學問,若不當一回事,草率處理便罷,就真是「暴殄人物」,令人深感惋惜。

 
回金迷聊聊天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