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梅竹馬的詛咒

◎張鴻/93年5月31日

 

  金庸小說中,男女感情多半以「自由戀愛」形式發展,而非經父母媒妁之言結合,郭靖與黃蓉、楊過與小龍女便是典型。令人難解的是,金庸似乎頗不樂見「青梅竹馬」式的傳統戀情,尤以同門師兄妹為最。以武修文、武敦儒為例,二人自小爭奪郭芙的關愛,乃至兄弟不睦,結果郭芙不但暗許楊過,最後嫁的卻是耶律齊,大小武空留一場美夢。再瞧瞧令狐沖與岳靈珊。令狐沖和岳靈珊自小相識、互相傾慕,誰知情海生變,半路殺出了林平之。雖說令狐沖最後收之桑榆,與任盈盈琴簫和鳴,但青梅竹馬的童年願望總是破碎了。

  同門弟子聯姻易招來不幸,岳靈珊的父母親就是一例。表面上看來,這一對是鶼鰈情深的完美夫妻典範,但是岳不群野心勃勃、城府極深,連妻子也要欺騙。到頭來,寧中則羞憤自盡、岳不群死於儀琳之手,下場之慘,更甚於感情失敗。另一例是崑崙派的何太沖、班淑嫻夫婦,兩人死於少林寺渡字輩三僧之手。《天龍八部》中,逍遙派的無崖子、天山童姥、李秋水三人沒有結成眷屬,二女反而為了情絲糾葛,到老還惡鬥至死。李秋水的親人王語嫣,自小仰慕表哥慕容復,才子佳人、門當戶對,本是理所當然的一雙璧人。結果慕容復一心復國,辜負佳人一片深情,讓書獃子段譽撿了便宜,青梅竹馬再度摃龜。

  這些同門男女,有的是其中一人心懷貳志、感情破滅;有的是勉強結合,最後因心術不正、命運乖舛而下場悲涼。類似的例子,有郭靖與華箏、陳玄風與梅超風、徐錚與馬春花。總而言之,金庸一直詛咒著這種從小相識,長大後結合的婚姻,寧可讓敵對的雙方(例如張無忌與趙敏、令狐沖與任盈盈)克服萬難而在一起,也不願青梅竹馬的伴侶終老一生。

  什麼樣的作者會這樣反對「青梅竹馬」的愛情故事?我很難想像金大俠的心理背景,也許,得問問金夫人才能瞭解吧!

 
回金迷聊聊天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