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令狐沖之名

◎陳建竹/92年11月17日

 

  古代的讀書人,取名字是有學問的。唐宋八大家之首的韓愈,行冠禮後取的字叫做退之,因為「愈」故要「退之」。宋代大文豪蘇軾,字子瞻,「軾」乃馬車前供人把握立定的橫木,抓穩站定後自可遠望觀瞻。

  命名另有用意的特色,小說故事裡運用到了,例如《水滸傳》中的梁山好漢,處處可見作者巧意的命名安排。好比宋江,風來雨去的度過了多少困難,卻不敵「招安」二字,所有的辛苦與努力,最終還是付諸東流,一如其名「送江」。又如智多星吳用,在施耐庵筆下的他,可與三國時代的諸葛亮比美,遇上困難時總能適時提出巧妙的計畫,然而計畫雖巧,卻不見得有用,也一如其名。

  那麼令狐沖呢?他的「沖」字可不是取「沖水」的意思,含意應該高一點。按《尚書》的記載,古代帝王自稱時,常用「余小子」、「余沖人」,意思是「我這不知好歹的小子」、「我這空空如也的人」,空空如也、什麼都不知道,故不知好歹,這是古代帝王的謙稱。對應至成語「謙沖自牧」,謙、沖皆是謙虛的意思,不高傲、不驕縱,虛懷若谷的真心受教、自我修持。也就是說「沖」除了當動詞「沖水」外,還有一個形容詞的用法,即「謙虛受教」之意。

  金庸在《笑傲江湖》的「後記」寫道:「自由自在,是令狐沖這類人物所追求的目標。」在我看來,能夠謙沖自牧、虛懷若谷,身心才能自由自在,然而在情愛與江湖中進出的令狐沖,真的一如其名嗎?或者這樣的生活正是他所追求的自由?還是跟施耐庵一樣,這也是金庸反諷的安排?讀者可好好玩味!

 
回金迷聊聊天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