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大丈夫未必好情人--替袁紫衣辯白

◎苟家重 /92 年9月15日

 

  讀過飛狐外傳的人,很少不為程靈素對胡斐的一片痴情所感動,相較之下,袁紫衣一路上對胡斐似有情若無情的態度,不但讓不少人摸不著頭腦,更有許多讀者認為她純是來攪局的──既然心裡忘不了胡斐,又何必拘泥於出家人的身分而空留遺憾?

  其實,比起程靈素為了愛不惜一切的痴心,袁紫衣的愛裡更多了份理智。一路相處下來,她看出胡斐雖然是個頂天立地的少年英雄,卻未必是個好情人。金庸在後記裡也提到,胡斐不但富貴不能淫、貧賤不能移、威武不能屈,而且還不為美色、哀懇、面子所動。

  對豪霸惡棍如鳳天南之流,顯顯大丈夫本色倒也在情在理,但在心上人面前也如此可說不太過去。湘妃廟裡,袁紫衣低聲下氣的懇求胡斐,所言又合情合理,卻仍然被胡斐藐視。一對情人若是你不讓我我不讓妳,整天吵吵鬧鬧,僵持不下便動刀動槍,那還有什麼情份可言?

  就算袁紫衣願意低聲下氣的屈就胡斐,兩人之間還夾個對胡斐一往情深的程靈素。袁紫衣從南到北的一路跟下來,對程靈素的聰明智慧和俠骨柔腸自然看得清清楚楚,也因此將另一隻玉鳳送給了這位俠女。

  可是在滄州祖墳前,當胡斐說出程靈素如何捨身相救自己的事後,袁紫衣和胡斐只得相對無言、難以自己。除了傷懷程靈素的死外,袁紫衣會不會也想到,像程靈素這樣對胡斐一片痴心、處處為心上人著想,卻仍然得不到情郎的心,最後更只能犧牲自己的生命來換取胡斐的一點思念,自己能同樣深切的去愛胡斐嗎﹖

  就算能夠,圓性會不會也擔心自己在完全的付出後,仍然落得和程靈素的一般傷心而死?

  胡斐在程靈素死後不過數日便向袁紫衣吐露真情,在袁紫衣看來,胡斐似乎是即刻將程靈素的深情拋往腦後;他對袁紫衣的多情,也同時表露了他對程靈素的無情。誰知道將來他對自己會不會也是同樣的薄情寡性,對自己的深情說拋就拋?

  英雄大丈夫本來就未必是最佳情人。飛狐外傳裡其實早有前例可循──沉默寡言的苗人鳳雖然是頂天立地的大丈夫,卻不是南蘭的好情人。比南蘭幸運的是,聰敏的袁紫衣看出了自己與胡斐個性上的衝突性。捫心自問,圓性自認無法像程靈素那樣為胡斐犧牲,更不願在程靈素的陰影下接受胡斐的愛,因此才理智的選擇慧劍斬情絲,長痛不如短痛吧。

 
回金迷聊聊天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