佳客偶逢如有約,盛名長恐見無因
 

一:過樓思友

  快事相看一笑真,忽傳絕域有歸人。劫灰已掃文星燦,黨禁初寬士氣伸。
  佳客偶逢如有約,盛名長恐見無因。廿年冰雪思鄉夢,纔向田園過一春。

查慎行〈過吳漢槎禾城寓樓〉

二:雞蛋裡的骨頭

  《鹿鼎記》第八回陳近南再度出場,查問韋小寶入宮及殺死鰲拜之事,韋小寶在不怒自威的總舵主跟前竟然不大敢說謊。陳近南得知韋小寶是假太監,便乘機收他為徒,繼任青木堂香主,以擺平李力世和關安基兩派爭奪香主之位的內鬥。

  上聯講天地會開大會。內五堂、外五堂香主,現職的九個,再加內定接任的韋小寶,總共十個。韋小寶自然是「天降佳客」,大家沒想到鰲拜這樣便死,所以聯句挑得十分貼切。會上首腦齊集,那是「如有約」。

  陳近南重提舊事,說青木堂人眾起誓,誰殺了鰲拜,便可繼任香主,正好捧韋小寶出來。不過總舵主師父別有懷抱,徒弟小寶看得出是「過河拆橋」的把戲,擔心「人人都來雞蛋裡尋骨頭」。

  韋小寶盛名是有的,初出道便用計殺了黑龍鞭史松,又擒殺鰲拜。

三:又是寧古塔

  原詩作於康熙二十二年癸亥,查慎行時年三十四,自註云:「漢槎將家入燕。」

  吳漢槎,名兆騫,江蘇吳江人,會作詩寫文章。在行癡老皇爺未到五台山出家時,被充軍寧古塔,那年是順治十六年。吳兆騫的好朋友顧貞觀向明珠的兒子納蘭性德求援,結果在康熙二十年獲赦。查慎行作這詩時,納蘭性德尚未逝世,或有機會讀過。

  絕域指寧古塔。江南人二十多年充軍的日子,就在塞外苦寒之地度過,難免有「冰雪思鄉夢」。文士吃盡了苦頭,捱過了艱難日子,所以說「劫灰已掃文星燦」。「黨禁」寬了,只不失掉二十多的光陰。

  金庸小說常提及寧古塔,卻沒正面寫過甚麼人物到過此地。

  《雪山飛狐》中玉筆峰的杜希孟去過,寶樹和尚帶著眾人上山時,于管家便說主人到寧古塔請金面佛苗人鳳助拳。

  《鹿鼎記》也提及莊家寡婦原本要充軍寧古塔,得高人搭救才得脫身,莊家三少奶等人還學了一身功夫。不過這個情節擺了烏龍、鬧了雙胞,金庸在不同章節寫了九難和何惕守。魚與熊掌,看來只能捨九難而取何惕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