丞相魚魚工擁笏,將軍躍躍儼登壇
 

一:大清軍威

  賺得兒童仰面看,彯纓袨服最無端。國門他日生懸價,駔儈何人敢賣官。
  丞相魚魚工擁笏,將軍躍躍儼登壇。星奴結柳翻多事,五鬼爭彈貢禹冠。

查慎行〈門神詩戲同實君愷功作四首〉之一

二:關雲之長、諸葛之亮

  金庸借查慎行這個聯句,來詠大清鹿鼎公韋小寶領兵北征羅剎入侵軍的威風:

  眾大臣眼見韋小寶身穿戎裝,嬉皮笑臉,那裡有半分大軍統帥的威武模樣?素知此人不學無術,是個市井無賴,領兵出征,多半要壞了大事,損辱國家體面,但知康熙對他寵幸,又有誰敢進諫半句?不少王公大臣滿臉堆歡,心下暗歎。正是:

  丞相魚魚工擁笏  將軍躍躍儼登壇

《鹿鼎記》第四十七回〈雲點旌旗秋出塞,風傳鼓角夜臨關〉

  這裡純以眾大臣的眼界瞎猜,但酒囊飯袋又怎知這許多軍國機密大事?韋公爺文韜武略,有出將入相之才:

  清軍列隊已定,後山大炮開了三炮,絲竹悠揚聲中,兩面大旗招展而出,左面大旗上寫著「撫遠大將軍韋」,右面大旗上寫著「大清鹿鼎公韋」,數百名砍刀手擁著一位少年將軍騎馬而出。這位將軍頭戴紅頂子,身穿黃馬掛,眉花眼笑,賊忒兮兮,左手輕搖羽扇,宛若諸葛之亮,右手倒拖大刀,儼然關雲之長,正乃韋公小寶是也。

  他縱馬出隊,「哈哈哈」,仰天大笑三聲,學足了戲文中曹操的模樣,兄可惜旁邊了個湊趣的,沒人問一句:「將軍為何發笑?」

《鹿鼎記》第四十七回〈雲點旌旗秋出塞,風傳鼓角夜臨關〉

  韋公爺的排場果然惹笑,不過成者為王,敗者為寇,那也沒有甚麼辦法。沒人湊趣也好,否則像《華容道》戲文中,一笑笑出個趙子龍、再笑笑出個張翼德、三笑笑出個關雲之長就要糟糕了!

  只不知韋公爺倒拖的大刀,會不會像馮參將的寶貝「空心大關刀」那樣(《碧血劍》第十二回〈王母桃中藥,頭陀席上珍〉)?

  總之,丞相對將軍、魚魚對躍躍、儼對工、擁笏對登壇,工整之至。

三:送窮無術

  查慎行此詩作於康熙三十二年癸酉(一六九三),時年四十四。

  實君是唐孫華(一六三二∼一七二三)。愷功是揆敘(一六七四∼一七一七),明珠之子,在韋公爺面前低了一輩,他做過二等侍衛,說不定跟過韋大人辦事。兩人都死得比查慎行早。唐孫華晚年得享清福,揆敘則大大得罪了小玄子的繼承人,他有幸早死,不必給日後的雍正帝治罪清算。

  彯與纓都是彩帶,袨是黑色衣服。清制官員的官服以黑為主色。

  駔從馬,解作駿馬或賣馬人。駔儈則是販賣馬匹的中介人,亦泛指介紹買賣的商人。小玄子在位的時候賣官不多,到了他的孫子乾隆帝時才賣得多,後代子孫更愈賣愈狠。

  魚魚即魚貫,用《易.剝》的典故:「六五,貫魚以宮人寵,無不利。」魚貫就是一條條魚給穿起來似排隊的。「剝卦」讀者不會陌生,《倚天屠龍記》回目詩有:「剝極而復參九陽」(第十六回),就是講這個卦。

  笏是古代大臣朝見君主時所執的手板,國窮時候用竹笏,富時用玉或象牙。笏也可以用來打奸臣,文天祥〈正氣歌〉有云:「或為擊賊笏,豎逆頭破裂。」即是講唐德宗時忠臣段秀實用象牙笏將逆臣朱泚打個頭破血流的故事。

  登壇是古代帝皇任命將帥時的隆重儀式,最出名的是劉邦還是漢王時拜韓信為大將的故事。

  「星奴結柳」用韓愈〈送窮文〉的典故,他命奴僕阿星用柳枝結成車,草編成船,用來送五隻窮鬼。五鬼分別是智窮、學窮、文窮、命窮和交窮。結果五鬼不肯走,說是為了讓韓愈留「千秋百代之名」。韓愈送窮無術,亦與查慎行相似,只是韓文公的名頭比查詩人高出甚多。

  「爭彈禹貢冠」的典故,先前介紹《白馬嘯西風》出現的:「白首相知猶按劍,朱門先達笑彈冠」有講及,不贅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