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戈運啟驅除會,玉匣書留想像間
 

一:去除舊會,開啟新運

  十三陵古隔巖關,往事低催父老顏。
  黃鳥哀歌經國恤,紅巾新籍點朝班。
  金戈運啟驅除會,玉匣書留想像間。
  斫卻冬青人盡識,●恩羊虎尚斑斑。

查慎行〈燕臺雜興次學正劉雨峰原韻十首〉之四

二:青雲直上、中飽私囊

  介紹查慎行詩至此,那「小玄子字典」(《康熙字典》)終於派上用場。由於詩中出現大部分字典不載、大五碼不支援的冷僻字,思來想去,最好的辦法是以「●」代表,比用圖像表示方便。這個字形似「裬」、「稜」,實際上是左「示」右「夌」,讀者諸君只能「想像間」了。

  《鹿鼎記》第五回〈金戈運啟驅除會,玉匣書留想像間〉,寫韋小寶參與擒拿輔政大臣鰲拜的計劃,從此青雲直上,不再是陪小玄子摔跤的玩伴,一躍成為小皇帝跟前的大紅人,滿朝文武都極力巴結這個小小孩童。韋小寶奉命與索額圖同抄鰲拜的家,取回鑲黃、正白兩部《四十二章經》。在前輩索額圖「教路」之下,二人中飽私囊,抹去一字,私吞百萬兩銀,還順手牽羊侵吞了寶衣寶劍,成為日後闖蕩江湖的重要防身法寶。回目上句講康熙親政,開創新時代;下句講韋小寶從匣中得經,至於經書到底如何重要,則因聽入索額圖大哥的忠告沒有偷看,只能憑空想像。

  舊版《鹿鼎記》中,這兩部經書只有書函包裹,修訂二版加了工,每部經書多送玉匣一隻,以配合查慎行原詩。

三:十選其六

    此詩作於康熙二十三年甲子(一六八四),為查慎行按劉雨峰詩的韻而作,查詩人時年三十五歲。此時通吃伯韋小寶當在通吃島上。十首詩中共有六首被金庸選中,成為《鹿鼎記》回目,往後會一一介紹。「學正」是個芝麻綠豆大的小官,與管一省教育的「學政」一字之差,相去甚遠。

  雜興詩是即興而作的感懷作品。「黃鳥」用《詩經》的典故:

  黃鳥黃鳥,無集于穀,無啄我粟。
  此邦之人,不我肯穀。言旋言歸,復我邦族。
  黃鳥黃鳥,無集于桑,無啄我粱。
  此邦之人,不可與明。言旋言歸,復我諸兄。
  黃鳥黃鳥,無集于栩,無啄我黍。
  此邦之人,不可與處。言旋言歸,復我諸父。

《詩.小雅.黃鳥》

  「國恤」是值得憂恤的國家大事,亦指國喪。詩人叫黃鳥不要啄食穀物,又要「復我邦族」,國家的處境自然不妙。

  「紅巾」是元末韓山童、劉福通起事的典故。他們以白蓮教為號召,用紅巾裹頭,金庸在《倚天屠龍記》將他們「收編」入明教的系統。

  「金戈」喻打仗動武,金庸的「天龍八部詞」有「金戈盪寇鏖兵」之句。

  「開啟新運,去除舊會」標誌著新時代的來臨,用邵雍《皇極經世書》的術語,其中有所謂的元、會、運、世。一元十二會,一會三十運,一運十二世,一世三十年。所以一運是三百六十年,一會是一萬零八百年,一元是十二萬九千六百年。

  詩中那個大五碼不能顯示、左「示」右「夌」的字是某種祭祀的名稱,「小玄子字典」說是「神之福」之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