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跡可尋羚掛角,忘機相對鶴梳翎
 

一:五十韻

  六卿予告吾鄉少,此舉公今冠海寧。
  秩領春官大宗伯,光分南極老人星。
  傳家忠孝遙承緒,得路煙霄早發硎。
  瞻斗地崇依象魏,摶扶力厚起鵬溟。
  東流赴壑隨川後,西掌開忠比巨靈。
  質抱圭璋爭就琢,文融金錫儼流型。
  紫淵欲涉迷津筏,翠獄難攀歎絕陘。
  鶴禁向曾推舊學,龍門誰下企高扃。
  容臺洊歷非通職,宰相他時待掃廳。
  吐納心虛惟愛士,交游道廣總忘形。
  絳紗夜捲談經帳,雲母朝排隔坐屏。
  獨以潔身嚴漏室,每持清議答明廷。
  苞苴不入門如水,進退何慚戶亦銘。
  正使含沙潛鬼蜮,未妨擲瓦試清泠。
  色寧可改緇加素,濁豈能侵渭別涇。
  氣盛或滋曹耦忌,言高偏徹九重聽。
  引年自據尚書禮,歷宦還符退傳齡。
  鶚立雲端原矯矯,鴻飛天外又冥冥。
  頻聞入市蠅傳赦,為報歸期鵲喜聆。
  率土三辰光禹服,泰階五紀慶堯蓂。
  行拋手板牙雙笏,笑解腰圍帶萬釘。
  海外投竿連巨犗,人間巢睫任焦螟。
  宮聲緩應車前鐸,塔語欣聞岸上鈴。
  無蹟可求羚挂角,忘機相對鶴梳翎。
  ……

查慎行〈奉送座主大宗伯許公予告歸里五十韻〉節錄

二:補拍新鏡頭

  《鹿鼎記》第四回講韋小寶這個冒牌小太監,因為不識宮中禮儀,竟然跟小皇帝「以武會友」。回目的聯句提及韋小寶學自海大富的「羚羊掛角」、「仙鶴梳翎」兩個招式。原來這兩招為舊版《鹿鼎記》所無,金庸為了遷就回目,在七十年代的修訂版補入,用以配合查慎行的聯句。

  金庸寫道:

……選用一個人詩作的整個聯句。有時上一句對了,下一句無關,或者下一句很合用,上一句卻用不著,只好全部放棄。因此有些回目難免不很貼切……

《鹿鼎記》第一回〈縱橫勾黨清流禍,峭蒨風期月旦評〉

 但是沒有言明,當找不到合適的聯句,也會潤飾原文來配合聯句,文中加了「羚羊掛角」、「仙鶴梳翎」兩招就很貼切了!

三:長詩賀榮休

  這首〈奉送座主大宗伯許公予告歸里五十韻〉作於康熙四十九年(一七一○)庚寅,查慎行時年六十一。《鹿鼎記》回目選自這首詩的還有第三十九回的「先生樂事行如櫛,小子浮蹤寄若萍」、第五十回的「鶚立雲端原矯矯,鴻飛天外又冥冥」。本文只節錄原詩至第四回回目的聯句。

  「予告」原指有功退休,後來泛指官員告老還鄉。查慎行的同鄉許汝霖於禮部尚書任內退休。六卿在此處指吏、戶、禮、兵、刑、工六部尚書,春官大宗伯是禮部尚書的敬稱。所謂「五十韻」,即全詩有五十個協韻處,合共一百句。這種詩體一韻到底,翎、萍、冥皆同屬九青韻。頭兩句與尾兩句不必對仗,中間四十八聯則須對仗,讀者細看便知每一聯都對得十分工整。

  所謂「羚羊掛角」,是古人誤以為羚羊睡覺時,會以角將身體掛在樹枝上,四蹄離地以避天敵,所以說「羚羊掛角,無跡可尋」。

  其實查慎行也不甚相信這個說法,兩年後有一首〈歲杪自嘆二首〉之二:

  天生物性故難齊,健水東流弱水西。不信羚羊能挂角,如今只有觸藩羝。

  健水是流行湍急的激流,弱水則泛指遙遠的地方。「羝半觸藩」是降龍十八掌的其中一式,出自《易.大壯》。現代發明攝影技術,而且日新月異,對動物學的研究影響很大,前人在野外觀察收獲甚少,「羚羊掛角」是個誤會。

  「仙鶴梳翎」指雀鳥整理羽毛。宋代林逋(九六七∼一○二八)隱居西湖孤山,人稱「梅妻鶴子」,其實是種梅養鶴。《笑傲江湖》江南四友的梅莊就在孤山。「忘機相對」是忘卻人與人之間的機心算計。

  查慎行用「無蹟可求羚挂角,忘機相對鶴梳翎」來祝禱許汝霖日後的退休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