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世奇事傳聞裡,最好交情見面初
 

一:長長的題目

  陳東倘許持清議,經濟如兄綽有餘。
  夜雨新豐空作客,秋燈絕徼又開書。
  絕奇世事傳聞裡,最好交情見面初。
  如此畏途須閱歷,興闌吾欲賦歸與。

查慎行〈得家荊州兄都下書久而未答夜窗檢笥中舊札因續報章並作二詩奉寄〉之二

二:挪一挪老祖宗的詩句

  讀者不必誤會,本人沒有抄錯,乃是金庸將老祖宗的詩句略為修改,以切合《鹿鼎記》第二回的內容。這一回寫韋小寶與茅十八相識,意氣相投,並肩退敵。茅十八在韋小寶面前說要到北京找號稱「滿州第一勇士」的鰲拜比武,大話出口,騎虎難下,只得帶了韋小寶北上。

  金庸特別指明下句意指「一見如故」,上句則指韋小寶將自茶館中聽來的說書故事轉告茅十八。韋小寶明欺茅十八沒聽過《英烈傳》中明代開國功臣沐英的事蹟,少不了加油添醬。對茅十八而言,「銅角渡江」、「火箭射象」、「長鼻子牛妖」等便是「絕世奇事」了。

  「絕世奇事」與「最好交情」似乎對得牽強,但查慎行原詩以「絕」對「最」、「奇」對「好」、「世事」對「交情」、「傳聞」對「見面」,工整得很。

  金庸為甚麼要修改詩句?因為他要講一樁「奇事」。此事有多奇?「絕世」之奇!查慎行原詩泛指「世事」,意謂世上「絕奇」之事甚多。若以歐化文法論中文,查慎行講的是「眾數」,金庸講的則是「單數」。

  妓院裡的小無賴與江湖大盜稱兄道弟,引出精采故事,甚至影響康熙一朝的大局,也可以說是「絕世奇事」吧!

三:三藩之亂的尾聲

  此詩作於康熙十九年庚申(一六八○),查慎行時年三十一。這年韋小寶的大鬍子二哥趙良棟平定四川,前一年吳三桂稱帝後一命嗚呼,下一年吳世璠自殺,三藩亂平,韋小寶則在當「通吃伯」。吳世璠是吳應熊的庶子,金庸安排建寧公主閹了吳應熊,讀者要為金庸「自圓其說」,可說此子在閹割前已生,或是公主下刀不夠乾淨俐落。

  原詩標題甚長,可斷句為:「得家荊州兄都下書,久而未答,夜窗檢笥中舊札,因續報章,並作二詩奉寄。」此時查慎行正在貴州巡撫楊雍建幕中辦事,楊雍建也是海寧人。當時貴州尚屬吳氏勢力範圍,所以查慎行這份工作與從軍差不多。

  陳東(一○八六∼一一二七),字少陽,宋丹陽人,欽宗(一一二五年繼位,翌年改元靖康)時入太學,是當時的「學運領袖」。曾上書請免蔡京、童貫。高宗即位後(一一二七年既是靖康二年,也是建炎元年)又劾黃潛善與汪邦彥,反被搆陷而死。

  新豐在今日陝西省,說到這個地方,當然不能不聯想到白居易的〈新豐折臂翁〉。吳三桂自雲南起兵,而新豐折臂翁因怕到雲南而自折一臂逃兵役。雲南和貴州在中國西南,查慎行以此典寄托。查慎行和新豐折臂翁都不是武人,楊雍建曾為查慎行的詩集作序,對於查慎行的勇敢甚表嘉許。

  「徼」又有巡邊之意,當時查慎行追隨楊雍建,一年才到達貴州治所,征途艱苦,所以用「絕徼」、「畏途」、「賦歸」等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