銀鉤鐵劃勝金毛獅王
 

一:草書歌行

  少年上人號懷素,草書天下稱獨步。
  墨池飛出北溟魚,筆鋒殺盡中山兔。
  八月九月天氣涼,酒徒詞客滿高堂。
  牋麻素絹排數廂,宣州石硯墨色光。
  吾師醉後倚繩床,須臾掃盡數千張。
  飄風驟雨驚颯颯,落花飛雪何茫茫。
  起來向壁不停手,一行數字大如斗。
  怳怳如聞神鬼驚,時時只見龍蛇走。
  左盤右蹙如驚電,狀同楚漢相攻戰。
  湖南七郡凡幾家,家家屏障書題遍。
  王逸少,張伯英,古來幾許浪得名。
  張顛老死不足數,我師此義不師古。
  古來萬事貴天生,何必要公孫大娘渾脫舞。

李白〈草書歌行〉

二:倚天屠龍功

  「金毛獅王」謝遜在王盤山天鷹教的揚刀立威大會中奪得屠龍刀,出言向張翠山挑戰,張翠山便寫了「武林至尊,寶刀屠龍。號令天下,莫敢不從。倚天不出,誰與爭鋒?」二十四字的「倚天屠龍功」,金庸引詩中「飄風驟雨驚颯颯」至「狀同楚漢相攻戰」共八句來形容。謝遜寫不出,只好服輸:

  要知「武林至尊」以至「誰與爭鋒」這二十四個字,乃張三丰意到神會、反覆推敲而創出了全套筆意,一橫一直、一點一挑,盡是融會著最精妙的武功。就算張三丰本人到此,事先未曾有過這一夜苦思,則既無當時心境,又乏凝神苦思的餘裕,要驀地在石壁上寫二十四個字,也決計達不到如此出神入化的境地。謝遜那想得到其中原由,只道眼前是為屠龍寶刀而起爭端,張翠山就隨意寫了這幾句武林故老相傳的言語。其實除了這二十四字,要張翠山另寫幾個,其境界之高下、筆力之強弱,登時相去倍蓰了。

《倚天屠龍記》第六回〈浮槎北溟海茫茫〉

  武當七俠中唯獨張五俠有外號,當為這套武功而設:

  他外號叫做「銀鉤鐵劃」,原是因他左手使爛銀虎頭鉤、右手使鑌鐵判官筆而起,他自得了這外號後,深恐名不副實,為文士所笑,於是潛心學書,真草隸篆,一一遍習。

《倚天屠龍記》第四回〈字作喪亂意彷徨〉

  不過問題又來了,張翠山初登場時是個「二十一二歲的少年」(第三回〈寶刀百鍊生玄光〉),在武林中出名起碼要有十五六歲吧?幾年「潛心學書」的時間裡,又要勤練武功、行俠仗義,書法能有多高明?

三:不似是李白詩

  蘇軾認為這首詩不是李白所作,一般認為李白不會以一個「少年上人懷素」,便把王逸少、張伯英和張顛都貶了下去。懷素是唐代名僧,精擅狂草。墨池是王羲之的洗硯池。北溟的典出自《莊子.逍遙遊》。

  中山(位於宣州,在今江蘇省)盛產兔,以其兔毫做筆最精。書家多寫字,須臾千張,難免要消耗許多筆,中山的兔便要遭殃。繩床不是今日吊在兩棵樹間的吊床,而是以繩穿、有靠背和扶手的輕便摺椅,又稱胡床、交椅。

  王羲之字逸少,世稱「書聖」。東漢張芝字伯英,善草書,王羲之、王獻之父子都受他影響。張旭亦善草書,時人稱他為張顛。

  渾脫氈帽是以整張皮革做成的囊形帽子,渾脫舞是唐朝時西域傳入中國的舞蹈。公孫大娘的典,是張旭見過公孫大娘舞劍器後書法大進。杜甫有首《觀公孫大娘弟子舞劍器行並序》,杜甫觀的是公孫大娘的弟子李十二娘舞劍,由弟子的絕技可見師父舞藝的神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