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王敗寇
 

一:真真假假是人生

  贈君一法決狐疑,不用鑽龜與祝蓍。
  試玉要燒三日滿,辨材須待七年期。
  周公恐懼流言日,王莽謙恭未篡時。
  向使當時便身死,一生真?複誰知。

白居易《放言》五首之三

二:趙周競勝

  《紅樓夢》有「左釵右黛」與「右釵左黛」兩派,《倚天屠龍記》亦有「左趙右周」與「右趙左周」兩派。然而兩派之分,實在於金庸在上世紀七十年代的「修訂二版」改了結局才會出現。舊版中周芷若最後削髮為尼,還要張無忌接掌峨嵋!後來《笑傲江湖》又出現了令狐沖一個浪子去當尼姑頭兒、做恆山派掌門,情節重複了,便刪去張教主掌門之職,留下一條享齊人之福的尾巴。

  以形象言,敏妹近釵、芷若類黛,但是善惡則相逆。《紅樓夢》始終抑釵揚黛,金庸則說趙善周惡,然而這「善惡」是以張無忌的標準去看。趙敏是異族貴女、周芷若是漢家武人,江湖上爭奪屠龍刀,大眾都是不擇手段。峨嵋派要揚名武林、光復漢家,更兼趙敏迫死滅絕師太,從這個角度來看,周芷若的復仇手段在金庸武俠小說的世界中,也不算甚麼十惡不赦的罪行。

  金庸所引,與白居易原詩略有出入:

  絲竹悠揚聲中,一輛裝扮著「劉智遠白兔記」戲文的彩車過去,忽然間樂聲一變,音調古拙,彩車上一面白布旗子寫的是「周公流放管蔡」。車中一個中年漢子手捧朝笏,扮演周公,旁邊坐著一個穿天子衣冠的小孩,扮演成王。管叔、蔡叔交頭接耳,向周公指指點點。接著而來的一輛彩車,旗上寫的是「王莽假仁假義」,車中的王莽白粉塗面,雙手滿持金銀,向一群寒酸士人施捨。其後是四面布旗,寫著四句詩道:「周公恐懼流言日,王莽謙恭下士時,若使當時便身死,千古忠佞有誰知。」

  張無忌心中一動:「天下是非黑白,固非易知。周公是大聖人,當他流放管叔、蔡叔之時,人人說他圖謀篡位。王莽是大奸臣,但起初收買人心,舉世莫不歌功頌德。這兩個故事,當年在冰火島上義父都曾說給我聽過的。所謂路遙知馬力,日久見人心,世事真偽,實非朝夕之際可辨。」又想:「這二輛彩車與眾大不相同,其中顯是隱藏深意,主理之人,卻是個頗有學識的人物。」隨口將那四句詩念了兩遍。

《倚天屠龍記》第三十四回〈新婦素手裂紅裳〉

  這個元代的花車遊行甚是有趣,故事有古有今,接下來便是趙敏派人重演周芷若偷襲謝遜的經過,當中的細節自然是聰明絕頂的郡主娘娘依著環境證據,用近似現代的科學鑑證法重組出來。

  王莽在政治上是個理想主義者,帝位得來不易,成則為禪讓,敗則為篡竊。既沒有治好國家,宜乎身敗名裂,但總算開了中國歷史上篡位的先河,得以名留史策。

三:世事難辨

  原詩共八句,流傳較廣的是後四句,而且有點像世傳曹植的七步成詩,由六句改為四句一樣,文字亦有開闔。

  「狐疑」是甚麼一回事,《神鵰俠侶》的讀者很清楚,不贅論。「鑽龜」是「卜」、「祝蓍」是占。前者是商文化的重要部分,相關的專科是甲骨學;後者屬周文化,發展出易學。白居易原詩的意見是不問鬼神,試玉的真偽用火燒法,古人認為真玉火燒三日不熱。「辨材」是指神話傳說中的樹木「豫章」,《全唐詩》註云:「豫章木生七年而後知。」

  全組《放言》共五首,其餘依次為:

 (一)
  朝真暮偽何人辨,古往今來底事無。
  但愛臧生能詐聖,可知甯子解佯愚。
  草螢有耀終非火,荷露雖團豈是珠。
  不取燔柴兼照乘,可憐光彩亦何殊。

(二)
  世途倚伏都無定,塵綱牽纏卒未休。
  禍福回還車轉轂,榮枯反覆手藏鉤。
  龜靈未免刳腸患,馬失應無折足憂。
  不信君看弈棋者,輸贏須待局終頭。

(四)
  誰家第宅成還破,何處親賓哭復歌。
  昨日屋頭堪炙手,今朝門外好張羅。
  北邙未省留閒地,東海何曾有定波。
  莫笑賤貧誇富貴,共成枯骨兩如何。

(五)
  泰山不要欺毫末,顏子無心羨老彭。
  松樹千年終是朽,槿花一日自為榮。
  何須戀世常憂死,亦莫嫌身漫厭生。
  生去死來都是幻,幻人哀樂繫何情。

  比較喜歡「草螢有耀」一聯,全首而言則最喜第二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