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賜珍珠
 

一:謝賜珍珠

  桂葉雙眉久不描,殘妝和淚污紅綃。長門盡日無梳洗,何必珍珠慰寂寥。

江妃〈謝賜珍珠〉

二:桂葉與柳葉

  金庸妙筆一揮,只用了短短數百字,就將唐明皇與梅妃的故事扼要地融入武俠小說的人物情節之中,混然天成。既介紹了詩話,又增加了懸疑:

  各人屏息凝神,又過了一頓飯時分,忽聽得東邊有個女子的聲音唱道:「柳葉雙眉久不描,殘妝和淚污紅綃。長門自是無梳洗,何必珍珠慰寂寥?」歌聲柔媚婉轉,幽婉淒切。

  那聲音唱完一曲,立時轉作男聲,說道:「啊喲卿家,寡人久未見你,甚是思念,這才賜卿一斛珍珠,卿家收下了吧。」那人說完,又轉女聲道:「陛下有楊妃為伴,連早朝也廢了,幾時又將我這薄命女子放在心上,喂呀……」說到這裡,竟哭了起來。

  虛竹等少林僧不熟世務,不知那人忽男忽女,以搗什麼鬼,只是聽得心下不勝淒楚。鄧百川等卻知那人在扮演唐明皇和梅妃的故事,忽而串梅妃,忽而串唐明皇,聲音口吻,唯肖唯妙,在這當口忽然來了這樣一個伶人,人人心下嘀咕,不知此人是何用意。

  只那人又道:「妃子不必啼哭,快快擺設酒宴,妃子吹笛,寡人為你親唱一曲,以解妃子煩惱。」那人跟著轉作女聲,說道:「賤妾日夕以眼淚洗面,只盼再見君王一面,今日得見,賤妾死也瞑目了,別喂呀呃,呃……」

  包不同大聲道:「孤王安祿山是也!兀那唐皇李隆基,你這胡塗皇帝,快快把楊玉環交了出來!」

  外面那人哭聲立止,「啊」的一聲呼叫,似乎大吃一驚。

  頃刻之間,四下裡又是萬籟無聲。

《天龍八部》第二十九回〈蟲豸凝寒掌作冰〉

  讀者至此,一定給那個懸疑牽引著,如同鄧百川等人「心下嘀咕」,不知作者「是何用意」。原來唱曲人是個伶人打扮的高手,然後少不免有包不同與那函谷八友針鋒相對,將這位二線角色的人物性格進一步發揮。

  梅妃姓江,名采蘋,莆田人,開元初入宮,因喜在居處植梅,唐明皇便戲稱她為梅妃。後來老皇帝徵了媳婦楊玉環入宮,梅妃便失寵了。唐人多以柳葉來詠美人的眉,白居易〈長恨歌〉就有「芙蓉如面柳如眉」之句,用桂葉詠眉就少得多。不知查詩人引江妃這唯一的傳世詩時,是記錯了還是故意改動?

三:多情天子憶梅妃

  安史之亂起,楊貴妃死在馬嵬坡,唐明皇在亂後回到長安,這時已經是無權的太上皇、垂垂老矣的糟老頭兒,想起梅妃,才知道梅妃早已死在亂兵之中,有詩一首誌念:

憶昔嬌妃在紫宸,鉛華不御得天真。
霜綃雖似當時態,爭奈嬌波不顧人。

明皇帝〈題梅妃畫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