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風西征之苦
 

一:兩首邊塞詩

  君不見走馬川行雪海邊,平沙莽莽黃入天。
  輪臺九月風夜吼,一川碎石大如斗,隨風滿地石亂走。
  匈奴草黃馬正肥,金山西見煙塵飛,漢家大將西出師。
  將軍金甲夜不脫,半夜軍行戈相撥。風頭如刀面如割。
  馬毛帶雪汗氣蒸,五花連錢旋作冰,幕中草檄硯水凝。
  虜騎聞之應膽懾,料知短兵不敢接,車師西門佇獻捷。

岑參〈走馬川行奉送出師西征〉

  輪臺城頭夜吹角,輪臺城北旄頭落。
  羽書昨夜過渠黎,單于已在金山西。
  戍樓西望煙塵黑,漢兵屯在輪臺北。
  上將擁旄西出征,平明吹笛大軍行。
  四邊伐鼓雪海湧,三軍大呼陰山動。
  虜塞兵氣連雲屯,戰場白骨纏草根。
  劍河風急雪片闊,沙口石凍馬蹄脫。
  亞相勤王甘苦辛,誓將報主靜邊塵。
  古來青史誰不見,今見功名勝古人。

岑參〈輪臺歌奉送封大夫出師西征

二:不給靖蓉唸誦

  金庸引這兩小段岑參詩,不是用來給書中人物吟詠唸誦,乃是以一個全知的說書人在場外解畫:

  次日更冷,地下白雪都結成了堅冰。花剌子模軍乘寒來攻,郭靖早有防備,以龍飛陣大勝了一仗,連夜踐雪北追。

  古人有詩詠寒風西征之苦云:「將軍金甲夜不脫。半夜軍行戈相撥,風頭如刀面如割。馬毛帶雪汗氣蒸,五花連錢旋作冰,幕中草檄硯水凝。」又云:「虜塞兵氣連雲屯,戰場白骨纏草根。劍河風急雲片闊,沙口石凍馬蹄脫。」郭靖久在漠北,向習寒凍,倒也不以為苦,但想黃蓉若是真在軍中,她生長江南,如何經受得起?不由得愁思倍增。翌晚宿營後他也不驚動將士,悄悄到各營察看,但查遍了每一座營帳,又那埵雀擊T的影子?

《射鵰英雄傳》第三十七回〈從天而降〉

  前一段的六句共是兩組,每三句換韻腳為一組,句號的位置沒有放錯。金庸要引用岑參的邊塞詩,讀得書最多的黃蓉又隱身不在現場,這兩首詩自不是郭靖和丐幫一眾叫化所能知道,於是作者只好親自出臺介紹。下一個情節便是黃蓉暗中籌劃,用計把歐陽鋒封在冰柱之中。歐陽鋒於郭靖有殺師血仇,又兼對洪七公以怨報德的前車可鑑,傻小子實在沒有饒他三次的理由。不過金庸要多製造高潮,便無可奈何地把郭靖弄得更蠢笨,畢竟快快殺了歐陽鋒,以後就沒有大反派唱的戲。

三:又一冤死的名將

  岑參兩首詩都是送給唐玄宗朝的名將封常清(?∼755),這位封大夫曾任安西節度使,岑參一度隨他駐在輪臺(今屬新疆省)。

  前一首〈走馬川行〉除了頭兩句之外,以後三句一韻。「五花」是有五色花紋的五花馬。「連錢」既是馬身的裝飾物,也是連錢驄的簡稱,那是一種毛色斑駁如錢相連的良馬。

  後一首〈輪臺歌〉最後幾句是歌功頌德的言詞,可惜封常清不得善終。安史之亂初起,封常清因為輕敵兼無精兵可用,接連打了幾場敗仗,後來雖與另一名將高仙芝合力保住了潼關,結果還是被唐玄宗下令處斬。後來奸相楊國忠強迫哥舒翰出潼關與安祿山決戰,結果一戰而全局瓦解,以後便是玄宗出奔、楊妃賜死。潼關在金庸小說中的地位,在於《射鵰英雄傳》中成吉思汗妙攻潼關之計,以及《神鵰俠侶》中郭靖最喜歡杜甫的那一首《潼關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