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青畫出是君山
 

一:遊洞庭

  帝子瀟湘去不還,空餘秋草洞庭間。淡掃明湖開玉鏡,丹青畫出是君山。

李白〈陪族叔刑部侍郎曄及中書賈舍人至遊洞湖五首〉之五

二:人生幾見月當頭

  小黃蓉年未二八,恰巧有個學識淵博的邪門老爹,正好先在桃花島上了一課,學會佳句才去遊湖:

  ……只見一盤冰輪漸漸移至頭頂,照亮了半邊高台。黃蓉心道:「李太白詩云:『淡掃明湖開玉鏡,丹青畫出是君山。』他當日玩山賞月,何等自在,今夜景自相同,我和靖哥哥卻被縛在這里,真是令人又好氣又好笑!」月光緩移,照到台邊三個大字:「軒轅台」。黃蓉想起爹爹講述天下大江大湖的故事,曾說相傳黃帝於洞庭湖畔鑄鼎,鼎成後騎龍升天,想來此台便是紀念這回事了。

新三版《射鵰英雄傳》第二十七回〈軒轅台前〉

  這兩句詩純為白描,一定要身在君山才可以領略其中意境。修訂二版原說冰輪移至「中天」,新三版改作「頭頂」,「中天」兩字挪到前一段。常言道:「人生幾見月當頭。」月在頭頂,恐怕比月在中天更不常見。我們住在現代混凝土森林的城市人,舉頭見不得一大片青天,實在少了許多人生樂趣。   帝子專指帝的女兒,《鹿鼎記》第二十五回回目的「烏飛白頭竄帝子」有解說。   瀟湘是瀟水和湘水,金庸筆下有《神鵰俠侶》的瀟湘子、《笑傲江湖》衡山派掌門人「瀟湘夜雨」莫大先生。

三:娶了姑奶奶為妻!

  李白陪長輩遊湖,共得七絕五首,頭四首是:

  洞庭西望楚江分,水盡南天不見雲。
  日落長沙秋色遠,不知何處弔湘君。

  南湖秋水夜無煙,耐可乘流直上天。
  且就洞庭賒月色,將船買酒白雲邊。

  洛陽才子謫湘川,元禮同舟月下仙。
  記得長安還欲笑,不知何處是西天。

  洞庭湖西秋月輝,瀟湘江北早鴻飛。
  醉客滿船歌白苧,不知霜露入秋衣。

  李白詩如「天馬行空,不可羈勒」,這裡第二首最能突顯這種詩風,尤以一個「賒」字最佳。看來李白之「想飛」,欲望之強烈必遠勝徐摩,可惜李白沒有生在我們這個航空技術發遠的時代,否則定要成為飛機師。即使考不上飛機師牌,也一定會愛那載人的滑翔風箏,卻絕不會跑去跳降落傘。

  湘君是湘水之神,相傳是帝堯的兩位女兒娥皇和女英,後來都嫁給帝舜,這一箭雙鵰的婚姻可大大地亂了輩份。帝堯是軒轅黃帝的玄孫,即是孫子的孫子,是為五世孫;帝舜是黃帝的八世孫,比娥皇女英低了兩輩,理應叫一聲姑奶奶。帝舜是聖人,不怕亂了輩份;楊過是西狂,只有倪匡先生認為他該是「西聖」,所以要娶高了一輩的姑姑為妻也不容易。在新三版《神鵰俠侶》中,金庸用了很長的篇幅講論古代婚姻亂了輩份的事例,帝皇家是不必怎樣講倫理道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