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陽樓畔誦小范老子詞
 

一:劉伶一醉、酒入愁腸

  昨夜因看蜀志。笑曹操、孫權、劉備。用盡機關,徒勞心力,只得三分天地。屈指細尋思,爭如共、劉伶一醉。
  人世都無百歲。少癡騃,老成尪悴。只有中間,些子少年,忍把浮名牽繫。一品與千金,問白髮、如何迴避。

范仲淹〈剔銀燈.與歐陽公席上分題〉

  碧雲天,黃葉地。秋色連波,波上寒煙翠。山映斜陽天接水。芳草無情,更在斜陽外。
  黯鄉魂,追旅思。夜夜除非,好夢留人睡。明月樓高休獨倚。酒入愁腸,化作相思淚。

范仲淹〈蘇幕遮.懷舊〉

二:二師父的本事

  金庸挑了范仲淹這兩首詞,讓郭靖、黃蓉在岳州洞庭湖畔岳陽樓旁的一家酒樓念誦:

  黃蓉忽然抬起頭來笑道:「算了罷,反正是這麼一回子事,范仲淹做過一首〈剔銀燈〉詞,你聽人唱過麼?」郭靖道:「我自然沒聽過,你說給我聽。」黃蓉道:「這首詩的下半段是這樣:『人世都無百歲。少痴騃,老成尪悴,只有中間,些子少年。忍把浮名,牽繫一品與千金。問白髮,如何迴避?』」跟著將詞意解說了一遍。郭靖道:「他勸人別把大好時光,盡用在求名、升官、發財上面,那也說得很是。」黃蓉低聲吟道:「酒入愁腸,化作相思淚。」郭靖望了她一眼,問道:「這也是范文正公的詞麼?」黃蓉道:「是啊,大英雄大豪傑,也不是無情之人呢。」

《射鵰英雄傳》第二十六回〈新盟舊約〉

  蓉兒問得真奇怪,靖哥哥是四師父南山樵子南希仁的「入室弟子」,所以向來不善言詞,對二師父妙手書生朱聰的本事沒有用過功。後來蓉兒升級為郭伯母後,教楊過本事之時,便先教二師公的看家本領。結果楊過舉一反三,雖然郭伯母連《四書》也未講完,日後楊過竟然連尾生守信的故事、程英手書簫奏的《詩經》篇章也懂,可見郭伯母實在青出於藍,教學成效比老爸高出不知幾多倍。蓉兒教了幾個月便明師出高徒,抵得上黃老邪教十多年!   小范老子的諡號是「文正」,那是文官最尊崇的諡號。他在金庸小說裡從未登過場,但是《鹿鼎記》中給慕天顏提過。韋小寶看好慕天顏有入相的潛力,結果慕天顏只做到漕運總督,最後還給小玄子免官,做不成正一品的大學士。小范老子沒有戲份,老子的兒子范純仁卻有過出場,還有對白。(見《天龍八部》第四十九回〈敝屣榮華、浮雲生死、此身何懼〉)。

三:明月樓高休獨倚!

  歐陽公自然是歐陽修,分題是詩人集會時各人分得題目、各自作業交功課。痴騃是愚蠢笨拙,是少年靖哥哥在世俗人眼中的評價,也只有蓉兒那樣的仙靈,才可以慧眼識英雄。尪是彎骨病,大抵是今天的所謂骨質疏鬆吧。

  漢末三分,是中國歷史上大動蕩的時代,也是英雄豪傑出人頭地、競勝雄長的日子。因為歷代文人都喜歡精研這一段歷史,才有後世七實三虛的名著《三國演義》。

  蓉兒為了靖哥哥腳踏兩頭船而煩惱,傻哥哥喜歡范文正公〈岳陽樓記〉的結穴:「先天下之憂而憂,後天下之樂而樂。」引動蓉兒的愁緒,便唸了〈剔銀燈〉的下半和〈蘇幕遮〉的後兩句,那是故意剪裁,向傻哥哥抱怨來著。不過兩人對飲,憂中仍然有樂。

  劉伶是竹林七賢之一,留下「婦人之言,慎不可聽」的名句,他的醉與相思無關。〈蘇幕遮〉這個詞牌,金庸小說讀者當不陌生,因為查詩人〈天龍八部詞五首〉的第二首便選了這個詞牌。至於小范老子這首〈蘇幕遮〉,我最喜歡的卻是「酒入愁腸」之前的「明月樓高休獨倚」。

  對極了!獨自莫憑欄,獨自莫憑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