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詩十九首》之〈青青河畔草〉
 

一:青青河畔草

  青青河畔草,鬱鬱園中柳。
  盈盈樓上女,皎皎當窗牖。
  娥娥紅粉妝,纖纖出素手。
  昔為倡家女,今為蕩子婦。
  蕩子行不歸,空床獨難守。

佚名《古詩十九首》

二:回目新聯句

  新三版《碧血劍》的回目聯句有所改動,原來十五、十六兩回分別是:「纖纖出鐵手,矯矯舞金蛇」和「荒崗凝冷月,鬧市御曉風」。

  「纖纖出鐵手」顯然是借鏡《青青河畔草》的「纖纖出素手」。

  從《青青河畔草》找靈感不止金庸,幾十年前有一部粵語片《青青河邊草》,男女主角分別是胡楓和吳君麗。光陰似箭、日月如梭,胡楓先生已經年逾古稀,這部電影的同名主題曲還經常在電視螢光幕上出現。那個年頭香港的普羅大眾,應該不慣用這個「畔」字,所以改用比較通俗的「邊」。「青青河畔草」的平仄是「平平平仄仄」,「青青河邊草」的平仄是「平平平平仄」,但不曉得是不是已經習慣了,覺得「青青河邊草」更順耳。

  這兩回的回目改為「嬌嬈施鐵手,曼衍舞金蛇」及「荒崗凝冷月,纖手拂曉風」。

  嚴格來說何鐵手的鐵鉤手不能算是「纖纖」,改為以「嬌嬈」詠何鐵手的嫵媚美態。下句用「曼衍」來形容金蛇延綿不斷的動態,也改得很好,因為「矯矯」大過出眾,與蛇謀定而後動、每每在出人意表的情況下猛施突襲的性格截然不同。兼且第四回的回目是「矯矯金蛇劍,翩翩美少年。」或許查詩人不願重覆吧。

  何鐵手給父親斷了一掌,裝上鐵鉤,還有一隻纖手,便由原來第十五回的「纖纖」改為新十六回的「纖手」,也可算的是個巧合。下句的「鬧市」太過熱鬧,與書中的實際場景不協,新三版用「纖手」來輕「拂曉風」,也不似「御曉風」那麼陽剛霸道,更合何鐵手的人物性情。

  兩處都改得好。

三:原裝版本出《飛狐》

  行文至此,讀者諸君或會以為筆者已找不到題材,胡亂配對,硬說金庸引用《青青河畔草》來做文章,不是的:

  ……袁紫衣道:「好,易老師既不肯以尊號相示,我便拆一拆你這個姓。『易』字上面是個『日』,下面是個『勿』,『勿日』便是『不日』,意思是命不久矣。易老師此行乘船,走的是水路,『易』字加『一』加『水』,便成為『湯』……『湯』字之上加『草』為『蕩』,古詩云:『蕩子行不歸』,易老師這一次只怕要客死異地了。

《飛狐外傳》第七章〈風雨深宵古廟〉

  金庸後來還拿易老師的尊號(單名一個吉字)再開玩笑,金庸筆下人物的名字實在大有考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