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梅戀」詩詞之二:四首嘆老詞
 

一:黃老邪錄朱希真詞

  曾為梅花醉不歸。佳人挽袖乞新詞。
  輕紅遍寫鴛鴦帶,濃碧爭斟翡翠卮。
  人已老,事皆非。花前不飲淚沾衣。
  如今但欲關門睡,一任梅花作雪飛。

朱敦儒〈鷓鴣天〉

  老人無復少年歡,嫌酒倦吹彈,
  黃昏又是風雨,樓外角聲殘。
  悲故國,念塵寰,事難言,
  下了紙帳,曳上青氈,一任霜寒。

朱敦儒〈訴衷情〉

  劉郎已老,不管桃花依舊笑, 要聽琵琶,
  重院鶯啼覓謝家。
  曲終人醉,多似潯陽江上淚, 萬里東風,
  國破山河落照紅。

朱敦儒〈減字木蘭花〉

  東風吹盡江梅,橘花開,舊日吳王宮殿,長青苔。
  今古事,英雄淚,老相催,長恨夕陽西去,晚潮回。

朱敦儒〈相見歡〉


二:翁老頭未白

  老師以詩詞抄贈學生這種風流韻事,在文學院中常見,所以男生不要對女同學無禮,攪不好,隨時變了師母!
  此事發生在曲靈風大師哥代師父向小師妹真情剖白之後:

   「……我臉又紅了,不敢瞧她的臉,只怕箋上寫的又是『恁時相見早留心,何況到如今』,幫好,一張張白紙箋上寫的是另外一些詞句:
  黃老邪錄朱希真詞
  人已老,事皆非。花前不飲淚沾衣。如今但欲關門睡,
  一任梅花作雪飛。
  老人無復少年歡,嫌酒倦吹彈,黃昏又是風雨,
  樓外角聲殘。
  劉郎已老,不管桃花依舊笑,萬里東風,
  國破山河落照紅。
  今古事,英雄淚,老相催,長恨夕陽西去,晚潮回。

新三版《射雕英雄傳》第十回〈往事如煙〉

  朱敦儒,字希真,卒於高宗朝,與岳飛、秦檜同時,《宋史》說他「志行高潔,雖為布衣而有朝野之望」,黃蓉在太湖與陸乘風歌唱答和,就是唱他的《水龍吟》。
  黃老邪無病呻吟,一天到晚嘆老,想起曹丕的《與吳質書》:「已成老翁,但未白頭耳!」曹丕那時才三十二歲,一人之下,萬人之上,後來貴為天子,也不長命。黃老邪究竟有甚麼不滿意了?
  〈鷓鴣天〉的上半詩人回憶與佳人成雙成對,一邊喝酒一邊填詞。下半影單影隻,不敢對花獨酌,關門眼不過為乾淨。金庸棄了上半,因為黃老邪對著徒兒不敢表白,饞涎往裡吞,所以用不上。不過「佳人挽袖」卻是有的。〈訴衷情〉卻棄用下半,可能因為悲故國多過嘆老。
  〈減字木蘭花〉的劉郎用劉禹錫詩的典:

  紫陌紅塵拂面來,無人不道看花回。
  玄都觀裡桃千樹,盡是劉郎去後栽。

劉禹錫〈元和十一年自朗州召至京戲贈看花諸君子〉

  百畝庭中半是苔,桃花落盡菜花開。
  種桃道士歸何處,前度劉郎今又來。

劉禹錫〈再遊玄都觀〉

劉禹錫這兩首詩被視為政治諷刺詩,「戲贈看花諸君子」戲出禍事來,因而再被流放。十四年後,這前度劉郎才得以再遊玄都觀。
  金庸又刪去中間的幾句,謝家是指東晉的謝家,劉禹錫有「舊時王謝堂前燕,飛入尋常百姓家」的名句(出自七絕〈烏衣巷〉),潯陽江上聽琵琶則是用白居易〈長恨歌〉的典,不贅論。
  〈相見歡〉的前半又是訴說亡國之痛,亦棄用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