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龍八部》詞之五:水龍吟
 

一:虎嘯風生、龍騰雲萃

  燕雲十八飛騎,奔騰如虎風煙舉。
  老魔小醜,豈堪一擊,勝之不武。
  王霸雄圖,血海深恨,盡歸塵土。
  念枉求美眷,良緣安在?
  枯井底,污泥處。

  酒罷問君三語,
  為誰開,茶花滿路?
  王孫落魄,怎生消得,楊枝玉露?
  敝屣榮華,浮雲生死,此身何懼!
  教單于折箭,六軍辟易,奮英雄怒!

金庸《水龍吟》

二:威震武林

  五首《天龍八部》以這首《水龍吟》最長,詞意也最為雄偉,真如龍吟虎嘯。詞牌用李白詩的典:「笛奏龍吟水,簫鳴鳳下空。」。蕭峰、虛竹、段譽三位結義兄弟在少室山少林寺山門門口大展威風,論內力和招術,蕭峰不及兩位把弟,但是臨陣時的氣勢,卻遠勝之。各回的回目也是詠蕭大哥的較為剛猛勇武,詠二弟三弟的較為滿載柔情。

  第一回《燕雲十八飛騎、奔騰如虎烽煙舉》,寫蕭峰帶同一十八位契丹武士闖少林,語帶相關,以大遼的立場,佔了燕雲十八州是宣揚國威的好材料。這裡虎不是說馬,乃是喻人,金庸說「人似虎,馬如龍」。

  第二回《老魔小醜,豈堪一擊,勝之不武》。老魔是丁春秋,小醜是遊坦之。虛竹以逍遙派的武功對付丁春秋,全無困難。遊坦之內力雖然強過蕭峰,但是拳腳上的功夫太差勁,一到單打獨鬥,捱不了多久就給打斷一雙狗腿。所以說「豈堪一擊」。「勝之不武」卻要從另一個角度去理解,平常的用法是指強弱懸殊,打敗了太差勁的對手也沒有甚麼了不起。這裡卻是指慕容復人品太低,打不過段譽,靠王語嫣求情才得以活命,卻去恩將仇報。所以蕭峰一招得手,罵道:「蕭某大好男兒,竟和你這種人齊名!」蕭峰一招「老鷹捉小雞」,也可以說有點「勝之不武」吧!

  第三回《王霸雄圖,血海深恨,盡歸塵土》,寫少林寺藏經閣的無名僧點化蕭遠山和慕容博,「王霸雄圖」和「血海深恨」分別是慕容博和蕭遠山的心結,兩人由生到死,由死到生,一個不再興復大燕,一個不再報復妻仇。

  第四回《念枉求美眷,良緣安在?》,正寫段譽對王語嫣的單相思,側寫虛竹思念那未曾見過面的愛人「夢姑」,誤會鍾靈可能是夢姑的一節寫得尤為幽默,很想摸摸面龐、摟摟纖腰,卻又不敢造次。

  第五回《枯井底,污泥處》,是擁護小段皇爺的讀者百讀不厭的一回。可惜金庸要改動神仙姊姊的性格,又要定一個叫千千萬萬段王迷傷心難過的結局。現在群情洶湧,不知金庸會不會收回成命呢?

三:英雄無路

  第六回《酒罷問君三語》,寫皇天不負有心人,中原武林的第一風流浪子、「玉面郎君武潘安」夢郎虛竹,終於得與「端麗秀雅、無雙無對」的西夏公主夢姑劫後重逢。

  第七回《為誰開,茶花滿路?》,寫大對頭人原來不是段延慶而是王語嫣的媽媽王夫人,原本要捉段老狗,卻誤擒「禽獸不如的色鬼,喪盡天良的浪子」段小狗。

  第八回《王孫落魄,怎生消得,楊枝玉露?》,寫段正淳剃人頭者人亦剃其頭,不斷偷人家的老婆,結果在身邊的兒子卻是對頭人的骨肉。段延慶重傷之中「播種」,早為論者所譏,不知新三版會怎麼改。此外,金庸為了遷就詞律,把觀音菩薩的楊枝甘露改為楊枝玉露。

   第九回《敝屣榮華,浮雲生死,此身何懼!》,寫蕭峰不畏皇帝義兄的脅迫,寧死不願助紂為虐。榮華富貴,視若浮雲,輕如敝屣,生生死死,勇者何懼?

   第十回《教單于折箭,六軍辟易,奮英雄怒!》,單于指義兄耶律洪基,被迫折箭為誓,終生不得南侵。相傳周制天子帥六軍,蕭峰、虛竹、段譽三位武功蓋世的英雄,令大遼六軍退避,止戈為武。

  最後大英雄怒而自戕,以示清白。因為他一生最受不得人冤枉,可是結義兄長卻以賣國重罪相誣,英雄無路,只得以鮮血洗淨自己的名譽。惜哉!痛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