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龍八部》詞之四:虛竹洞仙歌
 

一:竹十回

  輸贏成敗,又爭由人算。且自逍遙沒誰管。奈天昏地暗,斗轉星移。風驟急,縹緲峰頭雲亂。

  紅顏彈指老,剎那芳華。夢堹u真語真幻。同一笑,到頭萬事俱空。胡塗醉,情長計短。解不了,名韁繫貪嗔。卻試問,幾時把癡心斷?

金庸《破陣子》

二:無心插柳

  《天龍八部》詞第四首《洞仙歌》,倪匡先生的《再說金庸小說》認為是《天龍八部》全書之旨。金庸挑了敦煌石窟中的一幅西夏壁畫做這一冊(修訂版《金庸作品集》)的封面,畫面所見是一王者與八個隨從,金庸評之為:「西夏文化較低,畫風有粗拙之美。」壁畫將王者繪得高大,隨從一律畫得矮小如孩童,眾人面貌線條簡單,顯出滿臉堆歡,神態十分可愛。

  第四冊可以說是「竹十回」,由少林寺一個低輩小和尚誤打誤撞、解開珍瓏開始,一幕幕奇遇接踵而來。先是糊裡糊塗的當上了逍遙派的掌門,然後小和尚一再犯了各種各樣的波羅夷大戒,又吸了逍遙派三巨頭的內力,兼任全女班眾香國的靈鷲宮新主人。這樣的際遇,真是時來風送滕王閣,神仙也不如,故此金庸要挑《洞仙歌》這個詞牌來作為「竹十回」的回目。這首《洞仙歌》自成篇章,講的卻是佛法。

  第一句「輸贏成敗,又爭由人算」深含哲理,寫江湖上各路英雄應邀破解珍瓏,「爭」是「如何」、「怎生」,人算不如天算,結果是最無心破局的虛竹無心柳柳成陰。慕容復、段延慶差點自殺,范百齡狂噴鮮血,都是為了贏不得。段譽盡力而為但不成功,卻處之泰然,蘇星河期許甚殷,而極度失望,反教段譽過意不去。

  第二句「且自逍遙沒人管」,寫虛竹被半哄半迫,當了逍遙派掌門人,這個「且」字用得最好。既來之,則安之。

  第三句「奈天昏地暗,斗轉星移」,揭破了慕容家「以彼之道、還施彼身」的秘密,再一次點出慕容復的弱點。論外表和名氣是第一流,實際的本事,只能是第二流。

  第四句「風驟緊,縹緲峰頭雲亂」,指三十六島七十二洞密謀反叛天山童姥,風起雲湧。

  第五句「紅顏彈指老,剎那芳華」,寫天山童姥先是返老還童,然後一天抵得一年的重新成長、快速衰老。佳人易老,青春快逝,美貌原來不能長久。佳句!

三:三毒貪、瞋、癡

  第六句「夢裡真真語真幻」,寫虛竹在西夏皇宮中的冰窖破了色戒。人能夠做夢,夢中的世界,與醒來的世界相似。究是莊周夢蝶,還是蝶夢莊周?虛竹似醒如夢,便與那不知是誰的姑娘以夢姑夢郎相稱。夢裡種種都是真,耳鬢廝磨時的綿綿情話、喁喁細語卻是幻。因為:

……虛竹始終不敢吐露兩人何以相聚的真相,那少女也只當是身在幻境,一字不提入夢之前的情景。

  《天龍八部》第三十六回〈夢裡真真語真幻〉

  第七句「同一笑,到頭萬事俱空」,寫童姥與李秋水為無崖子爭了大半生,原來兩人都早已一敗塗地。想起以前看過的一個比喻,說有人仍在賽跑道上爭先,人家早已站在頒獎臺上領獎!正正是二人的寫照,童姥大叫三聲「不是她」,李秋水也說兩人都是「可憐蟲」,兩人都是哈哈再三而死。正是:「同一笑,到頭萬事俱空。」

  第八句「胡塗醉,情長計短」,寫段譽與虛竹各自思念情人,一個是意中人心有所屬,一個是不知情人身在何方,多情偏逢無計,唯有同赴醉鄉。難得小段皇爺誤會虛竹也看上了王姑娘,竟然不生氣吃醋!

   第九句「解不了,名韁繫嗔貪」,正寫的是鳩摩智要以一之力挑了少林,側寫的卻是江湖上赫赫有名的「降龍羅漢」神山上人,解不開六十年前被拒於少林山門之外的舊恨。

   第十句「卻試問,幾時把癡心斷」,虛竹對少林的綣戀是癡,段譽對王語嫣的思念亦是癡。虛竹能斷,段譽卻不能斷。金庸已明確表示要在快將面世的「新三版」《天龍八部》幫段譽斷此癡心,咱們「擁譽協會」會不會散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