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香亭前芍藥開
 

一:三首《清平調》

  雲想衣裳花想容,春風拂檻露華濃。
  若非群玉山頭見,會向瑤臺月下逢。
  一枝穠豔露凝香,雲雨巫山枉斷腸。
  借問漢宮誰得似,可憐飛燕倚新妝。
  名花傾國兩相歡,長得君王帶笑看。
  解釋春風無限恨,沈香亭北倚闌干。

李白《清平調》三首


二:名花豔妃新樂詞

  唐玄宗時宮中芍藥花開,皇帝老兒李隆基(685-762)與寵妃楊玉環(719-756)一起賞花。皇帝老兒沒叫錯,這老淫蟲比愛妃大了足足三十五歲。老淫蟲亦無叫錯,皆因能歌善舞的楊貴妃原本是皇帝老兒的兒子壽王李瑁的妃子,真可說是淫亂宮幃了。

  老皇帝與愛妃賞花,命御前歌星李龜年獻唱助興,李龜年不是急智歌王,打算唱舊調了事,老皇帝說:「賞名花,對妃子,焉用舊樂詞?」便命人找來李白填詞,便是這三首清平調。

  第一首以仙子比喻眼前名花和美人。見雲想到仙子天衣飄逸,見花想到仙子容貌,芍藥的濃香藏在露珠之中,春風輕吹才散發出來。眼前的該是歸西王母管的仙子吧!可能在群玉山或是u臺等地方見過。 「群玉」在《笑傲江湖》出過,曲非煙言道:「群玉院是衡山城中首屈一指的大妓院。」恆山派小尼姑儀琳與她的令狐大哥,就在這群玉院中度過畢生難忘的一夜。

  第二首回到人間,眼前一朵紅芍藥(穠豔又作紅豔),花香仍是給露珠凝住,定必美過巫山神女,如果有幸得見眼前美人,就知為思念夢中神女斷腸是太冤枉了!漢宮美人有誰可與名花比肩?西漢成帝的皇后趙飛燕剛化好了妝時算是有點似吧!

  雲雨巫山,用宋玉《高唐賦》的典,講楚襄王遊高唐,晚上夢見巫山神女自動送上門幹那兒童不宜的成人節目。常用成語「神女有心、襄王無夢」亦是源出於此,「神女」又成為妓女的雅稱。可憐的憐,解作憐惜愛慕,不是惋惜憐憫。

  第三首把老皇帝也寫進去。第二首用趙飛燕的典已經不妙(趙太后是自殺死的),這首還用了「傾國」,更是不祥。唐玄宗為了楊貴妃的緣故,重用其兄楊國忠,結果弄出了安史之亂,唐室由是中衰。今日帶笑看名花與妃子,那能想得到日後有馬嵬坡的慘事?

  蔡志忠先生的《漫畫唐詩》將這裡的「解釋」解釋為「了解與明白」,那是解釋錯了!春風與恨意混在一起,有甚麼好解釋?解釋給誰聽?原來解是解開,釋是釋放,合起來即是消除。春天是萬物生發的日子,人在春風之下自然要思春了,無限恨事總由情生。唯有倚著欄干,一面聽曲,一面賞名花、對妃子,無限恨事都解釋得無影無蹤了。

一:人比花嬌

  三首《清平調》共十二句,在《天龍八部》中只出過三句半,首先是段公子說王姑娘勝過芍藥:

  那少女緩步走到青石凳前,輕輕巧巧的坐了下來,卻並不叫段譽也坐。段譽自不敢貿然坐在她的身旁,但見一株白茶和她相距甚近,兩株離得略遠,美人名花,當真相得益彰,嘆道:「『名花傾國兩相歡』,不及,不及。當年李太白以芍藥比喻楊貴妃之美,他若有福見到小姐,就知道花朵雖美,然而無嬌嗔,無軟語,無喜笑,無憂思,那是萬萬不及了。」

《天龍八部》第十二回〈從此醉〉

  芍藥是古人贈遠行人的最佳禮物,又名將離,根可以入藥,即白芍與赤芍。芍藥形似牡丹,略遜牡丹;牡丹是花王,芍藥是花相。一人之下、萬人之上。段公子是大理人,自言重視己國的國花茶花,甚於中國花王牡丹。

  所以王姑娘是「山茶朝露」,不是「解釋春風無限恨」的芍藥。

還有兩句另三字,是李傀儡所唱:

  忽聽得山坡後有一個女子聲音嬌滴滴地唱道:「一枝穠艷露凝香,雲雨巫山枉斷腸。我乃楊貴妃是也,好酒啊好酒,奴家醉倒沉香亭畔也!」

《天龍八部》第四十二回〈老魔小醜 豈堪一擊 勝之不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