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組「躺屍劍法」
 

一:躺屍、唐詩

  孤鴻海上來,池潢不敢顧。
  側見雙翠鳥,巢在三珠樹。
  矯矯珍木巔,得無金丸懼。
  美服患人指,高明逼神惡。
  今我遊冥冥,弋者何所慕。

張九齡《感遇十二首》之四

  塔勢如湧出,孤高聳天宮。
  登臨出世界,磴道盤虛空。
  突兀壓神州,崢嶸如鬼工。
  四角礙白日,七層摩蒼穹。
  下窺指高鳥,俯聽聞驚風。
  連山若波濤,奔湊似朝東。
  青槐夾馳道,宮館何玲瓏。
  秋色從西來,蒼然滿關中。
  五陵北原上,萬古青濛濛。
  淨理了可悟,勝因夙所宗。
  誓將挂冠去,覺道資無窮。

岑參《與高適薛據登慈恩寺浮圖》

  朝進東門營,暮上河陽橋。
  落日照大旗,馬鳴風蕭蕭。
  平沙列萬幕,部伍各見招。
  中天懸明月,令嚴夜寂寥。
  悲笳數聲動,壯士慘不驕。
  借問大將誰,恐是霍嫖姚。

杜甫《後出塞》五首之二《橫吹曲辭》


二:哥翁喊上來!

  那老者提著半截草鞋,站起身來,說道:「你兩個先前五十幾招拆得還可以,後面這幾招,可簡直不成話了。」從少女手中接過木劍,揮劍作斜劈之勢,說道:「這一招『哥翁喊上來』,跟著一招『是橫不敢過』,那就應當橫削,不可直刺。阿芳,你這兩招是『忽聽噴驚風,連山若布逃』,劍勢該像一匹布那樣逃了開去。阿雲這兩招『落泥招大姐,馬命風小小』倒使得不錯。不過招法既然叫做『風小小』,你出力地使劍,那就不對了。咱們這一套劍法,是武林中大大有名的『躺屍劍法』,每一招出去,都要敵人躺下成為一具死屍。自己人比劃喂招雖不能這麼當真,但『躺屍』二字,總是要時時刻刻記在心裡的。」

《連城訣》第一回〈鄉下人進城〉

  卻原來壞蛋師父亂教,誤導徒兒。二師伯言達平扮成乞丐教真的,卻是不懷好意:

  那老丐嘿嘿笑了幾聲,說道:「是『唐詩』,不是『躺屍』!你師父跟你說是『躺屍』嗎?可笑,可笑!這兩招『孤鴻海上來,池潢不敢顧』,是說一只孤孤單單的鴻鳥,從海上飛來,見到陸地上的小小池沼,並不棲息。這兩句詩是唐朝的宰相張九齡做的,他比擬自己身份清高,不喜跟人爭權奪利。將之化成劍法,顧盼之際要有一股飄逸自豪的氣息。他所謂『不敢顧』,是『不屑瞧它一眼』的意思。你師父卻教你讀作什麼『哥翁喊上來,是橫不敢過』,結果前一句變成大聲疾呼,後一句成為畏首畏尾。劍法的原意是盪然無存了。你師父當真了不起,『鐵鎖橫江』,教徒弟這樣教法,嘿嘿,厲害,厲害!」說著連連冷笑。

《連城訣》第一回〈鄉下人進城〉

  張九齡於唐玄宗開元年間為相,後來被政敵排斥而罷官。原詩中的孤鴻,見到珠樹上的翠鳥而不屑一顧,矯矯自立在珍木之巔,很有遺世獨立的味道。名利場是非最多,穿了美服便要擔憂有人指指點點,人若是太過高明,甚至連神也可能不喜歡你,還是鴻飛冥冥最好!《鹿鼎記》中韋小寶最後不也是「鶚立雲端原矯矯,鴻飛天外又冥冥」,所不同者張九齡是開元賢相,韋公爺是個貪官福將小奴才。

三:連山若波濤

  「俯聽聞驚風,連山若波濤」出自岑參的詩,唐詩劍法中這兩式與眾不同,兩句雖然相連,卻不似其他各招都是出自同一副聯句,砍前砍後而成!

  高適與岑參齊名,同是盛唐邊塞詩人的代表,以做官論是高勝於岑,論詩的成就是岑勝於高。薛據也是詩人,傳世的詩作只有十二首。

  慈恩寺是今日西安的大慈恩寺,玄奘法師從天竺帶回來佛經,就是藏在寺中。唐高宗李治還在當太子時為紀念母親文德長孫皇后而建,所以寺名叫慈恩,與鐵掌水上飄裘千仞出家後的法號無關。慈恩寺浮圖就是鼎鼎大名的大雁塔,最初只有五層,後來唐高宗的太座武則天增建成七層,是名副其實的七級浮圖了!

  要領略「俯聽聞驚風」和「連山若波濤」的意境,必須親身上塔,前一句用耳,後一句用眼。詩人說:「四角礙白日,七層摩蒼穹。」大雁塔是七層的方形樓閣式磚塔,高六十四公尺,邊長二十五公尺,向上逐層縮小,建築得十分堅固。人在高塔上,下窺可以手指飛鳥,俯聽可以驚聞神風怒號。遠望群山,則連綿起伏如波濤,遠處皇帝專用的馳道植有夾道的槐樹,玲瓏宮館都在腳底。登茲樓也!俗世繁華便亦覺到渺小得很。

  原來當日杜甫亦與眾人一同登塔,杜高二人亦有詩作,不知岑參因何不提杜甫?

四:馬鳴風蕭蕭

  杜甫的這首《後出塞》就流傳較廣,寫士兵被徵入伍的徬徨。   早上到洛陽城東門的兵營報到,當晚就開拔到河陽橋扎營。慣住大城市的新兵初次見到落日照在軍旗上,平日這個時候早已安在城中,幾曾有機會在蕭蕭風聲的黃昏聽到戰馬嘶鳴?這一頭的景色是既新鮮也教人不安。出了塞外,大漠一片平沙無垠,明月在天,軍營中有嚴格的規矩,往日的夜生活只成追憶,晚上難免寂寥難耐。忽然胡笳聲起,入在「壯士」之耳,但覺悲慘而無可驕傲之處。

  兵凶戰危,小兵的命運每每掌握在主帥之手,便問老兵誰是統軍的大將,前輩安慰說:「恐怕會強似漢代北驅匈奴的名將霍去病罷!」

  霍去病留下「匈奴未滅、何以為家」的名句,金庸小說讀者不會陌生,紅花會陳總舵講過,明教張教主也講過。

【附錄】

  高標跨蒼天,烈風無時休。自非曠士懷,登茲翻百憂。方知象教力,足可追冥搜。仰穿龍蛇窟,始出枝撐幽。七星在北戶,河漢聲西流。羲和鞭白日,少昊行清秋。秦山忽破碎,涇渭不可求。俯視但一氣,焉能辨皇州。回首叫虞舜,蒼梧雲正愁。惜哉瑤池飲,日宴崑崙丘。黃鵠去不息,哀鳴何所投。君看隨陽雁,各有稻粱謀。

杜甫《同諸公登慈恩寺塔》

  香界泯群有,浮圖豈諸相。登臨駭孤高,披拂欣大壯。言是羽翼生,迥出虛空上。頓疑身世別,乃覺形神王。宮闕皆戶前,山河盡簷向。秋風昨夜至,秦塞多清曠。千里何蒼蒼,五陵鬱相望。盛世慚阮步,末宦知周防。輸效獨無因,斯焉可遊放。

高適《同諸公登慈恩寺浮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