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城訣密碼之四
 

一:兩首從未出過場的詩

  意氣百年內,平生一寸心。欲交天下士,未面已虛襟。    君子重名義,直道冠衣簪。風雲行可託,懷抱自然深。    落霞靜霜景,墜葉下風林。若上南登岸,希訪北山岑。

賀遂亮《贈韓思彥》

  鶺鴒有舊曲,調苦不成歌。自歎兄弟少,常嗟離別多。    爾尋北京路,予臥南山阿。泉晚更幽咽,雲秋尚嵯峨。    藥欄聽蟬噪,書幌見禽過。愁至願甘寢,其如鄉夢何。

宋之問《別之望後獨宿藍田山莊》


二.重組詩句

  連城訣第四字是個「南」字,至於出自何詩,則金庸從沒有講過。讓我們先回憶一下丁典的遺言:

  丁典深深吸了口氣,道:「你聽著,這都是些數字,可弄錯不得。」狄雲打疊精神,凝神傾聽。丁典道:「第一個字是『四』,第二字是『五十一』,第三字是『三十三』,第四字是『五十三』……」

連城訣》第三回〈人淡如菊〉

  既然沒有提及那首詩,這第四字的密碼,只好反其道而行,從唐人五言詩中去尋。

  總算皇天不負有心人,找到一首合用的,剛好是第五十三字用一個南字!

  可惜,賀遂亮這首詩詩意甚明,沒有甚麼文章可做。只有一點可說,就是那「北山岑」不是指住在北山的岑夫子。岑字從山,當然與山有關,那是高而小的山。金庸小說中姓岑的不多,立刻想到的是五毒教的是岑其斯(見《碧血劍》第十五回〈纖纖出鐵手,矯矯舞金蛇〉)。

  賀遂亮和韓思彥都是初唐人,在唐高宗時一同任職御史,生平不詳。《全唐詩》只錄得兩人詩各一首,雙方互相仰慕,因而得以留名後世。韓思彥的詩,自然是禮尚往來,一贈一酬:  

  古人一言重,嘗謂百年輕。今投歡會面,顧盼盡平生。    簪裾非所託,琴酒翼相併。累日同游處,通宵欸素誠。    霜飄知柳脆,雪冒覺松貞。願言何所道,幸得歲寒名。

韓思彥《酬賀遂亮》

  賀遂亮與韓思彥惺惺相惜,平輩論交,開口閉口都是百年。丁典和狄雲以兄弟相稱,實則丁典之於狄雲,可以說是如父如兄、亦師亦友。死別之後,狄雲只好忍痛就將丁大哥的遺體火化:

  ……心想:「若不焚了丁大哥的遺體,終究不能完成他與凌小姐合葬的心願。」到山坳中拾些枯枝柴草,一咬牙,點燃了火,在丁典屍身旁焚燒起來。   

  火舌吞沒了丁典頭髮和衣衫,狄雲只覺得這些火燄是在燒著自己的肌肉,撲在地下,咬著青草泥土,淚水流到了草上土中,又流到了他嘴裡……

《連城訣》第五回〈老鼠湯〉


三:鬧了雙胞!

  連城訣第四字到得後來竟然鬧出了雙胞。丁典中了金波旬花的毒,會不會記錯了呢?   

  後來萬震山依著連城劍法的次序找到了第四字,當時已中了言達平下的毒:

  ……他伸右手在左手背上搔了幾下,覺得右手也癢,伸左手去搔了幾下,又看那劍譜,說道:「這第四招,是二十八,嗯,一五、一十、十五……第二十八字是個『南』字,『江陵城南』,哈哈,咦!好癢!」……

《連城訣》第十一回〈砌牆〉

  狄雲開了凌霜華的棺,得到她臨終前在一片漆黑的幽暗世界寫下的第四字密碼也是二十八。問題卻是,若以常理推斷丁典也不可能記錯了,所以這筆胡塗帳,還得要算在金庸的頭上去。

  第二十八字用一「南」字的詩,又得去再找,首先找到的便是宋之問(650-712)寫給弟弟宋之望的詩。

  宋之問的名氣可大得多,他與沈佺期(656-714)齊名。二人重視音律,他們的「沈宋體」對唐詩的發展影響很大,律詩的體制就是他們所創。沈宋二人的品行都並不高明,宋之問更依附武則天的面首張易之,十分不要臉。有趣的是他沒有處理好口腔衛生,是個「口臭」之人。

  這首詩是宋之問想念弟弟之望所作,卻不甚動人,《全唐詩》裡面沒有宋之望的作品,可能不會做詩。   

  鶺鴒又名脊令,是一種水鳥,飛翔時一起擺尾、一起鳴叫,常會鳴叫呼喚同類。古人便認為反映兄弟手足之情,如《詩.小雅.常棣》:「脊令在原,兄弟急難。」蒙學名著《幼學瓊林》亦有云:「患難相顧,似鶺鴒之在原;手足分離,如雁行之折翼。」狄雲與丁典的交往,正是這種共處急難,不顧生死,互相救援的情操:

  丁典這兩掌使盡了全身剩餘的精力。馬大鳴當場身死。耿天霸氣息奄奄,也已命在頃刻。只有周圻卻沒受傷,右手抓住劍柄,要從丁典身上拔出長劍,再來回刺狄雲。丁典身子向前一挺,雙手緊緊抱住周圻的腰,叫道:「狄兄弟,快走,快走!」他身子這麼一挺,長劍又深入體內數寸。   

  狄雲卻那肯自行逃生,撲向周圻背心,叉住他咽喉,叫道:「放開丁大哥!」他可不知其實是丁典抓住了對手,卻不是周圻不肯放他丁大哥。   

  丁典自覺力氣漸漸衰竭,快將拉不住敵人,只要給他一拔出長劍,擺脫了自己的糾纏,狄雲非送命不可,大叫:「狄兄弟,快走,你別顧我,我……我總是不活的了!」狄雲叫道:「要死,大家死在一起!」使勁狠叉周圻的喉嚨,可是他琵琶骨被穿通後,肩臂上筋骨肌肉大受損傷,不論如何使勁,總是無法使敵人窒息。   

   丁典顫聲道:「好兄弟,你義氣深重……不枉我……交了你這朋友……那劍訣……可惜說不全了……我……我很快活……春水碧波……那盆綠色的菊花……嗯!她放在窗口,你瞧多美啊……菊花……」聲音漸漸低沉,臉上神采煥發,抓著周圻的雙手卻慢慢鬆開了。

《連城訣》第四回〈空心菜〉

  結果丁典和狄雲這對異姓骨肉,終於要雁行折翼,狄雲僥倖憑著那刀槍不入的寶物烏蠶衣殺了周圻。周圻也死得很窩囊:

  狄雲紅了雙眼,凝視著周圻的臉,初時見他臉上盡是得意和殘忍之色,但漸漸地變為驚訝和詫異,又過一會,詫異之中混入了恐懼,害怕的神色越來越強,變成了震駭莫名。   

   周圻的長劍明明早刺中了狄雲,卻只令他皮肉陷入數寸,難以穿破肌膚。他怯意越來越盛……   
  
   ……   

   ……見周圻眼中忽然流下淚來,跟著口邊流出鮮血,頭一側,一動也不動了。

《連城訣》第四回〈空心菜〉

  嵯峨是山勢高峻的樣子。其餘各句都比較淺白,不贅論。

  最後狄雲將連城訣寫在江陵南門旁的城牆上,第四字密碼是寫了二十八,我們只好落實是丁典中毒後記錯了。   

  反正金庸沒有說明,就由鄙人說了算,第四字編派出自宋之問的《別之望後獨宿藍田山莊》,一來看在宋之問為律詩奠基之功,二來看在他用了「鶺鴒在原」的典。   

  至於劍招嘛,就隨便挑「爾尋北京路,予臥南山阿」吧。   連城訣第五字又鬧雙胞,這個「偏」字,根據丁典死前所講是第十八字;但是言達平在生命中最後階段一五、一十的數,卻說是第十六字。   

  第六字是個「西」字,丁典說密碼是七。   

  讀者諸君如有雅興,也可以玩玩這個復原連城訣的遊戲。   
  至於第七字(天),丁典想講,卻給打斷了,以後各字的密碼都沒有任何線索可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