問花花不語
 

一.《木蘭花慢》

  問花花不語,為誰落?為誰開?算春色三分,半隨流水,半入塵埃。人生能幾歡笑,但相逢、尊酒莫相催。千古幕天席地,一春翠繞珠圍。   

  彩雲回首暗高臺,煙樹渺吟懷。拚一醉留春,留春不住,醉裡春歸。西樓半廉斜日,怪銜春、燕子卻飛來。一枕青樓好夢,又教風雨驚回。

梁曾《木蘭花慢.西湖送春》

二.留春不住便送春

  春天是一年中生發的日子,動物在春天擇偶求偶,所以這個春字,到詩人筆下,便離不開情情愛愛。

  卻說黃蓉與程英、陸無雙北上尋覓愛女郭襄,金庸忽然讓程英念誦這首詞的前幾句:

  這一日子艷陽和暖,南風薰人,樹頭早花新著,春意漸濃。程英指著一株桃花,對黃蓉道:「師姊,北國春遲,這裡桃花甫開,桃花島上的那些桃樹卻已結實了罷!」她一面說,一面折了一枝桃花,拿著把玩,低吟道:『問花花不語,為誰落?為誰開?算春色三分,半隨流水,半入塵埃。』」黃蓉見她嬌臉凝脂,眉黛鬢青,宛然是十多年前的好女兒顏色,想像她這些年來香閨寂寞,自是相思難遣,不禁暗暗為她難過。

《神雕俠侶》第三十八回〈生死茫茫〉

  真是神來之筆!金庸側寫程英和陸無雙這一十六年來為了楊過而蹉跎歲月。

  若問此花為誰開為誰落,真的是無語問蒼天。

  欲為楊過而開,可惜花開而不能結實,唯有自入塵埃!

  燕子尚且一年一歸,心上人卻變成了大哥,還要一十六年狠心不見。

  人生能幾歡笑?恐怕就是昔日差一點要死在李莫愁毒手之下的剎那。

  詞的後半,講以醉留春,卻不合程英之用,所以金庸只要她唸開頭的幾句。

  附帶一提,這個梁曾年紀比程英還少了一大截,此時程英已三十來歲,那梁曾還只是個小孩子。金庸筆下前人誦後人詩詞甚多,這次沒有給人點名批評指責,也就不多說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