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之夭夭,灼灼其華
 

一.之子于歸,宜室宜家

  桃之夭夭,灼灼其華。之子于歸,宜其室家。   
  桃之夭夭,有蕡其實。之子于歸,宜其家室。   
  桃之夭夭,其葉蓁蓁。之子于歸,宜其家人。

《詩.周南.桃夭》

二.臨死前的待嫁心

  《這首《桃夭》是為女子出嫁而寫,詩人善頌善禱,祝賀她嫁後開枝散葉,並與夫家家人相處融洽。
  夭夭是茂盛貌,即是《倚天屠龍記》第三十六回〈夭矯三松鬱青蒼〉的那個夭。
  華即是花,古代未有花字,灼灼其華,桃花開得鮮明燦爛。蕡是大而且多。蓁蓁,繁茂之象。
  即是說第一章是「桃花仙」,第二章是「桃實仙」,第三章卻回過頭來是「桃葉仙」了。開花、結實、然後再更茁壯。
  之子于歸即是女子出嫁,當中的子是女子而不是男子。
  宜其室家、家室、家人,即是與夫家上上下下都和睦相處。
  卻說楊過為救黃蓉母女而身受重傷,幸得程英相救,與陸無雙三人在一起,差點死在李莫愁的毒手之下,大難臨頭之際,程英便彈奏這首《桃夭》,暗示願以身相許:

  楊過身上有傷,無法起身相抗,只有躺著不動。程英料知與李莫愁動手也是徒然送命,當下把心一橫,生死置之度外,調弦轉律,彈起一曲「桃夭」來。這一曲華美燦爛,喜氣盎然。她心中暗思:「我一生孤苦,今日得在楊大哥身邊而死,卻也不枉了。」目光斜向楊過瞧去。楊過對她微微一笑,程英心中愉樂甜美,暗唱:「桃之夭夭,灼灼其華……」琴聲更是洋洋洒洒,樂音中春風和暢,花氣馨芳。
  ……
  楊過又從懷中取出兩片半邊錦帕,鋪在床頭几上,道:「這帕子請你一並取去罷!」李莫愁臉色大變,拂塵一揮,將兩塊帕子捲了過去,怔怔的拿在手中,一時間思潮起伏,心神不定。程英和陸無雙互視不眼,都是臉上暈紅,料不到對方竟將帕子給了楊過,而他卻當面取了出來。
  這幾下你望我、我望你,心事脈脈,眼波盈盈,茅屋中本來一團肅殺之氣,霎時間盡化為濃情密意。程英琴中那「桃夭」之曲更是彈得纏綿歡悅。

《神雕俠侶》第十五回〈東邪門人〉

  兩塊帕子是當日李莫愁送給陸展元的定情信物,後來陸展元有了更好的選擇,便移情別戀。
  程英憑曲寄意,那是幻想著出嫁的心情,這曲《桃夭》楊過卻是不識,然後就是程英一生中最快樂的時光:

  楊過笑道:「我三人今日同時而死,快快活活,遠勝於你孤苦寂寞的活在世間。英妹、雙妹,你們過來。」程英和陸無雙走到他床邊。楊過左手挽住程英,右手挽住陸無雙,笑道:「咱三個死在一起,在黃泉路上說說笑笑,卻不強勝於這惡毒女子十倍?」陸無雙笑道:「是啊,好傻蛋,你說的一點兒不錯。」程英溫柔一笑。表姊妹二人給楊過握住了手,都是心神俱醉。楊過卻想:「唉,可惜不是姑姑在身旁陪著我。」但他強顏歡笑,雙手輕輕將二女拉近,靠在自己身上。

《神雕俠侶》第十五回〈東邪門人〉

  倘如真的這樣便死去,或可快快活活、說說笑笑,結果……
  這時楊過的心中,卻是想著另一個女子。